第十五章 受伤

下载免费读
任大华出演《狙击电话亭》中的警长一角,中期出场,戏份很足。
  很多人不知道任大华还有一个哥哥,程玉安对这个哥哥也不怎么了解。
  只知道他这个哥哥很厉害。
  有多厉害?
  看港片,总感觉飞虎队很厉害。
  他哥哥是飞虎队队长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全港岛警察的头头之一。
  社团疯了去招惹他?
  相信银督机构选择任大华出演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散了总结会,各回各房,程玉安并没有马上休息,仍然在房间里看剧本,思考第二天的拍摄。
  咚咚咚。
  大晚上的谁会敲他的门。
  程玉安从猫眼里看去,是高璐。
  姑娘还缩头缩脑地打量四周。
  程玉安打开门:“大晚上的你来干吗?”
  高璐倒是不管不顾,进门就开始脱衣服:“我那淋浴坏了,来洗个澡。”
  “哎,不是,你不能这样。撇开咱俩之前的关系先不说,我是导演,你是女主角,你起码得尊重我吧,哪有进门就脱衣服的。”程玉安无语。
  “你要一起吗?”高璐已经准备好了。
  ……
  今天要正式拍电话亭里的戏。
  剧组准备期间,廖梵找到程玉安请教:
  “导演,我听说王智文老师没这么快进组,我这部分戏要怎么来?”
  王智文的戏份没这么快,而且是声音演出,完全可以后期再配。
  “到时候我会安排人真的给你打电话,狙击手的词也会照着剧本念,但是感情和情绪可能不会那么专业,你自己要把握好赵俊义的情绪。特别是转折,赵俊义开始不相信狙击手的话,后面的愤怒和害怕你要演出来。没事,我们慢慢来。”
  廖梵这时候演技还没后世那么成熟,怕自己把握不了主角这么强烈的情绪。
  但他是个戏痴,这样的角色很愿意尝试。
  “喂,你好。”
  “这是不是很有意思?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别人的电话,但电话铃一响,你还是会拿起听筒,是吧?”电话那边的人自顾自地说着。
  赵俊义不明所以。
  “你说什么?你是谁?”
  但狙击手并不管,仍然说着:“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让我多伤心。”
任大华出演狙击电话亭中的警长一角中期出场戏份很足很多人不知道任大华还有一个哥哥程玉安对这个哥哥也不怎么了解只知道他这个哥哥很厉害有多厉害看港片总感觉飞虎队很厉害他哥哥是飞虎队队长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全港岛警察的头头之一社团疯了去招惹他相信银督机构选择任大华出演也有这方面的考虑散了总结会各回各房程玉安并没有马上休息仍然在房间里看剧本思考第二天的拍摄咚咚咚大晚上的谁会敲他的门程玉安从猫眼里看去是高璐姑娘还缩头缩脑地打量四周程玉安打开门大晚上的你来干吗高璐倒是不管不顾进门就开始脱衣服我那淋浴坏了来洗个澡哎不是你不能这样撇开咱俩之前的关系先不说我是导演你是女主角你起码得尊重我吧哪有进门就脱衣服的程玉安无语你要一起吗高璐已经准备好了今天要正式拍电话亭里的戏剧组准备期间廖梵找到程玉安请教导演我听说王智文老师没这么快进组我这部分戏要怎么来王智文的戏份没这么快而且是声音演出完全可以后期再配到时候我会安排人真的给你打电话狙击手的词也会照着剧本念但是感情和情绪可能不会那么专业你自己要把握好赵俊义的情绪特别是转折赵俊义开始不相信狙击手的话后面的愤怒和害怕你要演出来没事我们慢慢来廖梵这时候演技还没后世那么成熟怕自己把握不了主角这么强烈的情绪但他是个戏痴这样的角色很愿意尝试喂你好这是不是很有意思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别人的电话但电话铃一响你还是会拿起听筒是吧电话那边的人自顾自地说着赵俊义不明所以你说什么你是谁但狙击手并不管仍然说着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让我多伤心你谁啊你打错电话了兄弟咔我们再来一条廖梵开始不要这么紧张散漫一点好的导演电话亭内的戏拍的有点慢廖梵一直找不准情绪磨洋工似的一直拍到中午廖梵才找准情绪好过了剧组休息下午继续银督安排的副导演负责张罗着放饭剧组大大小小都在一起吃廖梵端着盒饭来找程玉安一脸的内疚程玉安安慰道没事多来几遍就行廖梵蹲在一旁和程玉安说话问道导演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故事的程玉安问道哪里不对吗廖梵也是有一说一总感觉这个故事有些漏洞没有堵上程玉安了然笑道我知道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是不是感觉警察都很蠢一群经验老道的警察居然看不出赵俊义被威胁了是不是觉得整部戏三观不正狙击手凭什么审判别人他凭什么打死外卖员和鸡头廖梵点点头程玉安扒了一口饭接着道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电影就是把教父拿出来也有人能从里面挑出骨头我们这部戏的卖点就是整个故事的创意和男主角的演技在一个密闭的狭小空间里情绪的激烈转折和波动三口两口扒完饭拍摄继续任大华出演《狙击电话亭》中的警长一角,中期出场,戏份很足。
  很多人不知道任大华还有一个哥哥,程玉安对这个哥哥也不怎么了解。
  只知道他这个哥哥很厉害。
  有多厉害?
  看港片,总感觉飞虎队很厉害。
  他哥哥是飞虎队队长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全港岛警察的头头之一。
  社团疯了去招惹他?
  相信银督机构选择任大华出演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散了总结会,各回各房,程玉安并没有马上休息,仍然在房间里看剧本,思考第二天的拍摄。
  咚咚咚。
  大晚上的谁会敲他的门。
  程玉安从猫眼里看去,是高璐。
  姑娘还缩头缩脑地打量四周。
  程玉安打开门:“大晚上的你来干吗?”
  高璐倒是不管不顾,进门就开始脱衣服:“我那淋浴坏了,来洗个澡。”
  “哎,不是,你不能这样。撇开咱俩之前的关系先不说,我是导演,你是女主角,你起码得尊重我吧,哪有进门就脱衣服的。”程玉安无语。
  “你要一起吗?”高璐已经准备好了。
  ……
  今天要正式拍电话亭里的戏。
  剧组准备期间,廖梵找到程玉安请教:
  “导演,我听说王智文老师没这么快进组,我这部分戏要怎么来?”
  王智文的戏份没这么快,而且是声音演出,完全可以后期再配。
  “到时候我会安排人真的给你打电话,狙击手的词也会照着剧本念,但是感情和情绪可能不会那么专业,你自己要把握好赵俊义的情绪。特别是转折,赵俊义开始不相信狙击手的话,后面的愤怒和害怕你要演出来。没事,我们慢慢来。”
  廖梵这时候演技还没后世那么成熟,怕自己把握不了主角这么强烈的情绪。
  但他是个戏痴,这样的角色很愿意尝试。
  “喂,你好。”
  “这是不是很有意思?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别人的电话,但电话铃一响,你还是会拿起听筒,是吧?”电话那边的人自顾自地说着。
  赵俊义不明所以。
  “你说什么?你是谁?”
  但狙击手并不管,仍然说着:“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让我多伤心。”
  “你谁啊?”
  “你打错电话了,兄弟。”
  ……
  “咔!我们再来一条,廖梵,开始不要这么紧张,散漫一点。”
  “好的导演。”
  电话亭内的戏拍的有点慢,廖梵一直找不准情绪。
  磨洋工似的一直拍到中午,廖梵才找准情绪。
  “好,过了。剧组休息,下午继续。”
  银督安排的副导演负责张罗着放饭,剧组大大小小都在一起吃。
  廖梵端着盒饭来找程玉安,一脸的内疚。
  程玉安安慰道:“没事,多来几遍就行。”
  廖梵蹲在一旁和程玉安说话,问道:“导演,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故事的。”
  程玉安问道:“哪里不对吗?”
  廖梵也是有一说一:“总感觉这个故事有些漏洞没有堵上。”
  程玉安了然,笑道:“我知道,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是不是感觉警察都很蠢,一群经验老道的警察居然看不出赵俊义被威胁了?是不是觉得整部戏三观不正,狙击手凭什么审判别人,他凭什么打死外卖员和鸡头?”
  廖梵点点头。
  程玉安扒了一口饭,接着道:“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电影,就是把《教父》拿出来,也有人能从里面挑出骨头。我们这部戏的卖点就是整个故事的创意和男主角的演技。
  “在一个密闭的狭小空间里情绪的激烈转折和波动。”
  三口两口扒完饭,拍摄继续。
任大华出演《狙击电话亭》中的警长一角,中期出场,戏份很足。
  很多人不知道任大华还有一个哥哥,程玉安对这个哥哥也不怎么了解。
  只知道他这个哥哥很厉害。
  有多厉害?
  看港片,总感觉飞虎队很厉害。
  他哥哥是飞虎队队长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全港岛警察的头头之一。
  社团疯了去招惹他?
  相信银督机构选择任大华出演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散了总结会,各回各房,程玉安并没有马上休息,仍然在房间里看剧本,思考第二天的拍摄。
  咚咚咚。
  大晚上的谁会敲他的门。
  程玉安从猫眼里看去,是高璐。
  姑娘还缩头缩脑地打量四周。
  程玉安打开门:“大晚上的你来干吗?”
  高璐倒是不管不顾,进门就开始脱衣服:“我那淋浴坏了,来洗个澡。”
  “哎,不是,你不能这样。撇开咱俩之前的关系先不说,我是导演,你是女主角,你起码得尊重我吧,哪有进门就脱衣服的。”程玉安无语。
  “你要一起吗?”高璐已经准备好了。
  ……
  今天要正式拍电话亭里的戏。
  剧组准备期间,廖梵找到程玉安请教:
  “导演,我听说王智文老师没这么快进组,我这部分戏要怎么来?”
  王智文的戏份没这么快,而且是声音演出,完全可以后期再配。
  “到时候我会安排人真的给你打电话,狙击手的词也会照着剧本念,但是感情和情绪可能不会那么专业,你自己要把握好赵俊义的情绪。特别是转折,赵俊义开始不相信狙击手的话,后面的愤怒和害怕你要演出来。没事,我们慢慢来。”
  廖梵这时候演技还没后世那么成熟,怕自己把握不了主角这么强烈的情绪。
  但他是个戏痴,这样的角色很愿意尝试。
  “喂,你好。”
  “这是不是很有意思?你听到电话铃声,那可能是别人的电话,但电话铃一响,你还是会拿起听筒,是吧?”电话那边的人自顾自地说着。
  赵俊义不明所以。
  “你说什么?你是谁?”
  但狙击手并不管,仍然说着:“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让我多伤心。”
  “你谁啊?”
  “你打错电话了,兄弟。”
  ……
  “咔!我们再来一条,廖梵,开始不要这么紧张,散漫一点。”
  “好的导演。”
  电话亭内的戏拍的有点慢,廖梵一直找不准情绪。
  磨洋工似的一直拍到中午,廖梵才找准情绪。
  “好,过了。剧组休息,下午继续。”
  银督安排的副导演负责张罗着放饭,剧组大大小小都在一起吃。
  廖梵端着盒饭来找程玉安,一脸的内疚。
  程玉安安慰道:“没事,多来几遍就行。”
  廖梵蹲在一旁和程玉安说话,问道:“导演,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故事的。”
  程玉安问道:“哪里不对吗?”
  廖梵也是有一说一:“总感觉这个故事有些漏洞没有堵上。”
  程玉安了然,笑道:“我知道,我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是不是感觉警察都很蠢,一群经验老道的警察居然看不出赵俊义被威胁了?是不是觉得整部戏三观不正,狙击手凭什么审判别人,他凭什么打死外卖员和鸡头?”
  廖梵点点头。
  程玉安扒了一口饭,接着道:“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电影,就是把《教父》拿出来,也有人能从里面挑出骨头。我们这部戏的卖点就是整个故事的创意和男主角的演技。
  “在一个密闭的狭小空间里情绪的激烈转折和波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