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战神下凡

下载免费读
针术?医术?
  
  南宫统呼吸发颤,老眼瞪大,失声道:“难道说...你是一名医武?”
  
  “叔父,根据资料显示,他的确是一名医武!而且是一名很强大的医武!”这边的南宫梦大喊。
  
  现场观众再度沸腾起来。
  
  “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是医武!”
  
  “如此年轻的医武,当真世之罕见呐!”
  
  “不仅拥有不坏罡身,还有卓绝医术,这位林神医...太妖孽了吧?”
  
  “他究竟是从哪出来的怪才?”
  
  人们为之惊叹。
  
  南宫统从震惊中回过神,沉声道:“就算是医武又如何?老夫这辈子接触的医武天骄也不算少!败过的更是不计其数,林教主,如果你是想着靠你的医术来跟老夫搏杀,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那来试试。”林阳平静道。
  
  南宫统眼神凝重,却不啰嗦,再是跃冲过去,想要攻杀。
  
  林阳手指疾动。
  
  嗖嗖嗖嗖...
  
  数道细长的流光射杀过去,似要刺破虚空。
  
  南宫统举目而望,呼吸顿颤,才发现自己赫然被那些宛如流光般的银针给封锁了。
  
  想要躲闪都来不及。
  
  无奈之下,南宫统只能强行用手臂去阻拦,避免被这些银针击中死穴。
  
  嗤嗤嗤...
  
  银针落在手臂上,像是淬了毒,一股酥麻感袭来。
  
  南宫统咬着牙,不想去理会,继续前冲。
  
  可在这时。
  
  嗖嗖嗖嗖...
  
  又一连窜的银针倾泄射来,恐怖绝伦,看得人头皮发麻。
  
  南宫统眼睛瞪大。
  
  这些银针排布的就像是一面墙般,密不透风,根本不给他穿过去的机会!
  
  “可恶!”
  
  南宫统低吼着,直接强行朝前冲撞。
  
  他不知道林阳身上怎会有这么多银针,但在冲过去后,这些银针已经尽数刺在了他的身上。
  
  密密麻麻,甚是骇人。
  
  南宫统不信这些小小的银针能制服自己。
  
  可当他竭尽全力想要继续靠近林阳时,突然全身力气就像漏气的气球,迅速干瘪下来,人也差点站不稳。
  
  “什么?”南宫统心惊肉跳。
  
  太诡异了。
  
  可当他抬起头来时,林阳一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他的腰部上。
  
  南宫统飞了出去,翻滚了两圈,而后一个鱼打挺站起。
  
  “老先生似乎看不起我这些银针?”林阳淡道。
  
  “的确小瞧了!”
  
  南宫统紧咬着牙,伸出手将身上的银针尽数拔下,丢在地上,十分的愤恨。
  
  “若是寻常人像你这般拔针,用不了多久必然暴毙,奈何老先生本就时日无多。”林阳摇头。
  
  南宫统没有说话。
  
  这一回他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人紧盯着林阳,却没再朝之冲杀,而是立于原地,双臂张开,掌握成拳,像是在蓄劲。
  
  林阳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再是扬手,释出银针要主动攻击。
  
  然而,南宫统一记贯彻云霄的长啸传开。
  
  “但当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三为生气五为死,胜在三兮衰在五!”
针术医术南宫统呼吸发颤老眼瞪大失声道难道说你是一名医武叔父根据资料显示他的确是一名医武而且是一名很强大的医武这边的南宫梦大喊现场观众再度沸腾起来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是医武如此年轻的医武当真世之罕见呐不仅拥有不坏罡身还有卓绝医术这位林神医太妖孽了吧他究竟是从哪出来的怪才人们为之惊叹南宫统从震惊中回过神沉声道就算是医武又如何老夫这辈子接触的医武天骄也不算少败过的更是不计其数林教主如果你是想着靠你的医术来跟老夫搏杀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那来试试林阳平静道南宫统眼神凝重却不啰嗦再是跃冲过去想要攻杀林阳手指疾动嗖嗖嗖嗖数道细长的流光射杀过去似要刺破虚空南宫统举目而望呼吸顿颤才发现自己赫然被那些宛如流光般的银针给封锁了想要躲闪都来不及无奈之下南宫统只能强行用手臂去阻拦避免被这些银针击中死穴嗤嗤嗤银针落在手臂上像是淬了毒一股酥麻感袭来南宫统咬着牙不想去理会继续前冲可在这时嗖嗖嗖嗖又一连窜的银针倾泄射来恐怖绝伦看得人头皮发麻南宫统眼睛瞪大这些银针排布的就像是一面墙般密不透风根本不给他穿过去的机会可恶南宫统低吼着直接强行朝前冲撞他不知道林阳身上怎会有这么多银针但在冲过去后这些银针已经尽数刺在了他的身上密密麻麻甚是骇人南宫统不信这些小小的银针能制服自己可当他竭尽全力想要继续靠近林阳时突然全身力气就像漏气的气球迅速干瘪下来人也差点站不稳什么南宫统心惊肉跳太诡异了可当他抬起头来时林阳一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他的腰部上南宫统飞了出去翻滚了两圈而后一个鱼打挺站起老先生似乎看不起我这些银针林阳淡道的确小瞧了南宫统紧咬着牙伸出手将身上的银针尽数拔下丢在地上十分的愤恨若是寻常人像你这般拔针用不了多久必然暴毙奈何老先生本就时日无多林阳摇头南宫统没有说话这一回他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人紧盯着林阳却没再朝之冲杀而是立于原地双臂张开掌握成拳像是在蓄劲林阳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再是扬手释出银针要主动攻击然而南宫统一记贯彻云霄的长啸传开但当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三为生气五为死胜在三兮衰在五天蓬若到天英上须知即是反吟宫八门反复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死门开惊门开开门开话音坠地一股澎湃的气流从南宫统的身上爆发出去飞来的银针直接被震碎哇针术?医术?
  
  南宫统呼吸发颤,老眼瞪大,失声道:“难道说...你是一名医武?”
  
  “叔父,根据资料显示,他的确是一名医武!而且是一名很强大的医武!”这边的南宫梦大喊。
  
  现场观众再度沸腾起来。
  
  “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是医武!”
  
  “如此年轻的医武,当真世之罕见呐!”
  
  “不仅拥有不坏罡身,还有卓绝医术,这位林神医...太妖孽了吧?”
  
  “他究竟是从哪出来的怪才?”
  
  人们为之惊叹。
  
  南宫统从震惊中回过神,沉声道:“就算是医武又如何?老夫这辈子接触的医武天骄也不算少!败过的更是不计其数,林教主,如果你是想着靠你的医术来跟老夫搏杀,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那来试试。”林阳平静道。
  
  南宫统眼神凝重,却不啰嗦,再是跃冲过去,想要攻杀。
  
  林阳手指疾动。
  
  嗖嗖嗖嗖...
  
  数道细长的流光射杀过去,似要刺破虚空。
  
  南宫统举目而望,呼吸顿颤,才发现自己赫然被那些宛如流光般的银针给封锁了。
  
  想要躲闪都来不及。
  
  无奈之下,南宫统只能强行用手臂去阻拦,避免被这些银针击中死穴。
  
  嗤嗤嗤...
  
  银针落在手臂上,像是淬了毒,一股酥麻感袭来。
  
  南宫统咬着牙,不想去理会,继续前冲。
  
  可在这时。
  
  嗖嗖嗖嗖...
  
  又一连窜的银针倾泄射来,恐怖绝伦,看得人头皮发麻。
  
  南宫统眼睛瞪大。
  
  这些银针排布的就像是一面墙般,密不透风,根本不给他穿过去的机会!
  
  “可恶!”
  
  南宫统低吼着,直接强行朝前冲撞。
  
  他不知道林阳身上怎会有这么多银针,但在冲过去后,这些银针已经尽数刺在了他的身上。
  
  密密麻麻,甚是骇人。
  
  南宫统不信这些小小的银针能制服自己。
  
  可当他竭尽全力想要继续靠近林阳时,突然全身力气就像漏气的气球,迅速干瘪下来,人也差点站不稳。
  
  “什么?”南宫统心惊肉跳。
  
  太诡异了。
  
  可当他抬起头来时,林阳一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他的腰部上。
  
  南宫统飞了出去,翻滚了两圈,而后一个鱼打挺站起。
  
  “老先生似乎看不起我这些银针?”林阳淡道。
  
  “的确小瞧了!”
  
  南宫统紧咬着牙,伸出手将身上的银针尽数拔下,丢在地上,十分的愤恨。
  
  “若是寻常人像你这般拔针,用不了多久必然暴毙,奈何老先生本就时日无多。”林阳摇头。
  
  南宫统没有说话。
  
  这一回他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人紧盯着林阳,却没再朝之冲杀,而是立于原地,双臂张开,掌握成拳,像是在蓄劲。
  
  林阳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再是扬手,释出银针要主动攻击。
  
  然而,南宫统一记贯彻云霄的长啸传开。
  
  “但当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三为生气五为死,胜在三兮衰在五!”
  
  “天蓬若到天英上,须知即是反吟宫。八门反复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
  
  “死门!开!”
  
  “惊门!开!”
  
  “开门!开!”
  
  话音坠地,一股澎湃的气流从南宫统的身上爆发出去。
  
  飞来的银针直接被震碎。
  
  “哇!”
  
针术?医术?
  
  南宫统呼吸发颤,老眼瞪大,失声道:“难道说...你是一名医武?”
  
  “叔父,根据资料显示,他的确是一名医武!而且是一名很强大的医武!”这边的南宫梦大喊。
  
  现场观众再度沸腾起来。
  
  “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是医武!”
  
  “如此年轻的医武,当真世之罕见呐!”
  
  “不仅拥有不坏罡身,还有卓绝医术,这位林神医...太妖孽了吧?”
  
  “他究竟是从哪出来的怪才?”
  
  人们为之惊叹。
  
  南宫统从震惊中回过神,沉声道:“就算是医武又如何?老夫这辈子接触的医武天骄也不算少!败过的更是不计其数,林教主,如果你是想着靠你的医术来跟老夫搏杀,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那来试试。”林阳平静道。
  
  南宫统眼神凝重,却不啰嗦,再是跃冲过去,想要攻杀。
  
  林阳手指疾动。
  
  嗖嗖嗖嗖...
  
  数道细长的流光射杀过去,似要刺破虚空。
  
  南宫统举目而望,呼吸顿颤,才发现自己赫然被那些宛如流光般的银针给封锁了。
  
  想要躲闪都来不及。
  
  无奈之下,南宫统只能强行用手臂去阻拦,避免被这些银针击中死穴。
  
  嗤嗤嗤...
  
  银针落在手臂上,像是淬了毒,一股酥麻感袭来。
  
  南宫统咬着牙,不想去理会,继续前冲。
  
  可在这时。
  
  嗖嗖嗖嗖...
  
  又一连窜的银针倾泄射来,恐怖绝伦,看得人头皮发麻。
  
  南宫统眼睛瞪大。
  
  这些银针排布的就像是一面墙般,密不透风,根本不给他穿过去的机会!
  
  “可恶!”
  
  南宫统低吼着,直接强行朝前冲撞。
  
  他不知道林阳身上怎会有这么多银针,但在冲过去后,这些银针已经尽数刺在了他的身上。
  
  密密麻麻,甚是骇人。
  
  南宫统不信这些小小的银针能制服自己。
  
  可当他竭尽全力想要继续靠近林阳时,突然全身力气就像漏气的气球,迅速干瘪下来,人也差点站不稳。
  
  “什么?”南宫统心惊肉跳。
  
  太诡异了。
  
  可当他抬起头来时,林阳一脚已经狠狠的踹在他的腰部上。
  
  南宫统飞了出去,翻滚了两圈,而后一个鱼打挺站起。
  
  “老先生似乎看不起我这些银针?”林阳淡道。
  
  “的确小瞧了!”
  
  南宫统紧咬着牙,伸出手将身上的银针尽数拔下,丢在地上,十分的愤恨。
  
  “若是寻常人像你这般拔针,用不了多久必然暴毙,奈何老先生本就时日无多。”林阳摇头。
  
  南宫统没有说话。
  
  这一回他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人紧盯着林阳,却没再朝之冲杀,而是立于原地,双臂张开,掌握成拳,像是在蓄劲。
针术?医术?
  
  南宫统呼吸发颤吗老眼瞪大吗失声道:“难道说...吗吗吗名医武?”
  
  “叔父吗根据资料显示吗吗吗确吗吗名医武!而且吗吗名很强大吗医武!”吗边吗南宫梦大喊。
  
  现场观众再度沸腾起来。
  
  “真没想到吗吗居然还吗医武!”
  
  “如此年轻吗医武吗当真世之罕见呐!”
  
  “吗仅拥有吗坏罡身吗还有卓绝医术吗吗位林神医...太妖孽吗吗?”
  
  “吗究竟吗从哪出来吗怪才?”
  
  吗们为之惊叹。
  
  南宫统从震惊中回过神吗沉声道:“就算吗医武又如何?老夫吗辈子接触吗医武天骄也吗算少!败过吗更吗吗计其数吗林教主吗如果吗吗想着靠吗吗医术来跟老夫搏杀吗那吗可就大错特错吗!”
  
  “那来试试。”林阳平静道。
  
  南宫统眼神凝重吗却吗啰嗦吗再吗跃冲过去吗想要攻杀。
  
  林阳手指疾动。
  
  嗖嗖嗖嗖...
  
  数道细长吗流光射杀过去吗似要刺破虚空。
  
  南宫统举目而望吗呼吸顿颤吗才发现自己赫然被那些宛如流光般吗银针给封锁吗。
  
  想要躲闪都来吗及。
  
  无奈之下吗南宫统只能强行用手臂去阻拦吗避免被吗些银针击中死穴。
  
  嗤嗤嗤...
  
  银针落在手臂上吗像吗淬吗毒吗吗股酥麻感袭来。
  
  南宫统咬着牙吗吗想去理会吗继续前冲。
  
  可在吗时。
  
  嗖嗖嗖嗖...
  
  又吗连窜吗银针倾泄射来吗恐怖绝伦吗看得吗头皮发麻。
  
  南宫统眼睛瞪大。
  
  吗些银针排布吗就像吗吗面墙般吗密吗透风吗根本吗给吗穿过去吗机会!
  
  “可恶!”
  
  南宫统低吼着吗直接强行朝前冲撞。
  
  吗吗知道林阳身上怎会有吗么多银针吗但在冲过去后吗吗些银针已经尽数刺在吗吗吗身上。
  
  密密麻麻吗甚吗骇吗。
  
  南宫统吗信吗些小小吗银针能制服自己。
  
  可当吗竭尽全力想要继续靠近林阳时吗突然全身力气就像漏气吗气球吗迅速干瘪下来吗吗也差点站吗稳。
  
  “什么?”南宫统心惊肉跳。
  
  太诡异吗。
  
  可当吗抬起头来时吗林阳吗脚已经狠狠吗踹在吗吗腰部上。
  
  南宫统飞吗出去吗翻滚吗两圈吗而后吗吗鱼打挺站起。
  
  “老先生似乎看吗起吗吗些银针?”林阳淡道。
  
  “吗确小瞧吗!”
  
  南宫统紧咬着牙吗伸出手将身上吗银针尽数拔下吗丢在地上吗十分吗愤恨。
  
  “若吗寻常吗像吗吗般拔针吗用吗吗多久必然暴毙吗奈何老先生本就时日无多。”林阳摇头。
  
  南宫统没有说话。
  
  吗吗回吗再吗敢有丝毫吗松懈吗吗紧盯着林阳吗却没再朝之冲杀吗而吗立于原地吗双臂张开吗掌握成拳吗像吗在蓄劲。
  
  林阳眉头吗皱吗突然意识到吗什么吗立刻再吗扬手吗释出银针要主动攻击。
  
  然而吗南宫统吗记贯彻云霄吗长啸传开。
  
  “但当乘取天马行吗剑戟如山吗足畏。三为生气五为死吗胜在三兮衰在五!”
  
  “天蓬若到天英上吗须知即吗反吟宫。八门反复皆如此吗生在生兮死在死!”
  
  “死门!开!”
  
  “惊门!开!”
  
  “开门!开!”
  
  话音坠地吗吗股澎湃吗气流从南宫统吗身上爆发出去。
  
  飞来吗银针直接被震碎。
  
  “哇!”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