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2章一切小心,走为上策

下载免费读
终于结束了……本,.站随時,.關,.闭,,請,下,载,番,茄,小,.說,.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讀。,.內.容,.實,时,.更,.新,.無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终于结束了……本,.站随時,.關,.闭,,請,下,载,番,茄,小,.說,.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讀。,.內.容,.實,时,.更,.新,.無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薄乐琳睡也被他们两个狗男女吵得睡不着。
  
  动也不敢动一下,唯恐他们两个听到什么动静,引起他们的怀疑。
  
  就只能被动的缩在这个书架的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就如同静止的雕像似的,连呼吸都是静悄悄的。
  
  薄乐琳一边听着男人舒服的喟叹声,一边听到女人妩媚的音乐响起,“你也不怕撞坏了孩子……”
  
  听听,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咱们孩子结实的很,如果这么轻巧的就被撞坏了,那说明他不配做我们的孩子。”祁父揽着女人的腰,将她拥入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脸颊。“腰酸吗?”
  
  “有一点……”女人害羞的点了点头。
  
  薄乐琳一脸麻木的想,为什么你们结束了还不滚蛋?
  
  为什么还在这里卿卿我我?
  
  为什么还要继续折磨我?
  
  为什么!!!!
  
  自己一个单身狗被这对中老年出轨二人组活生生的折磨,她真的觉得早知道会碰到这种破事儿,还不如去外面淋雨来得爽。
  
  至少,耳朵不会饱受折磨。
  
  这会儿她听得脸都发烫了,耳朵也发红了,恨不得给这对狗男女一个痛快,送他们上西天去。
  
  她一脸麻木的缩在角落里面,就在她以为这对狗男女终于决定要离开的时候,结果……又来了新的一轮的轰炸?!
  
  她瞬间瞪大了双眼,这是啥情况?
  
  这个祁父如此宝刀不老吗?
  
  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来第二次的吗?
  
  她瞬间有点明白为什么他可以找这么多情人生那么多孩子了。
  
  这。他。妈是不是天赋异禀啊?
  
  等到下半夜的时候,祁父和这个叫做春梦的女人终于消停了,然后祁父抱着她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情话。
  
  “也就是这样子的大雨夜,没有人出来走动,我才敢约你出来一解相思之情。”
  
  “哎呀……你想我了就可以找我的嘛。”春梦做势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胸口。
  
  “小妖精……”祁父低笑一声,脚步渐渐远去。
  
  这对话太虎狼之词了,薄乐琳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炸裂了。
  
  这两人放在任何时候都相当的炸裂。
  
  她听到教堂门被关上的声音以后,终于松懈了下来。
  
  换了一个姿势,然后躺到了地上,长吐了一口气。
  
  耳边终于安静了。
  
  这个叫春梦的不仅人猛,名字也挺猛……哪个好人家会叫这个名字啊……
  
  薄乐琳心里面如此想道,她陪着这二人了大半夜,她也着实累了。
  
  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实在是太累了。
  
  比她小时候训练的时候扎马步都累。
  
  ……
  
  天快亮的时候,祁折辰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薄乐琳遇到了危险,他舍命相护,但是救了薄乐琳以后,他却被薄乐琳反手一刀,直接刺中要害。
  
  他擦了擦额上的汗,坐了起来。
  
  整个牢房里面都很安静,应该说整个监狱里面都很安静,安静得只听得到他的呼吸声。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他坐了一会儿干脆站起来,看向了那一方小小的窗户,窗户清冷的月光依稀可见。
  
  也不知道琳助理究竟怎么样了。
  
  他心里暗自想道,就去上了个厕所。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是几点,他早就没有了什么时间观念。
  
  上完回来以后,他再也没有了什么睡意,就一直坐在墙角里面,坐到了天亮。
  
  天亮了以后狱警又送过来了简陋的早饭,一个馒头,一碟咸菜。
  
  馒头很冷很硬,咸菜也非常的咸。
  
  他没有什么胃口但还是将这些东西给吃完了。
  
  吃完了以后,他就重新躺下来。
  
  刚躺下,狱警就过来打开了铁门,冲一脸憔悴的祁折辰叫道,“你的律师来了!”
  
  “哦。”祁折辰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跟着狱警走出了铁门,来到了探视室,然后就看到了他的律师吴天见。本,.站随時,.關,.闭,,請,下,载,番,茄,小,.說,.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讀。,.內.容,.實,时,.更,.新,.無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他坐了过去,拿起了话筒。
  
  “吴律师。”
  
  吴天见看着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折总现在变成了这副憔悴的面容,就连那高大的身形都显得佝偻了一些似的。
  
  “折总,你最近怎么样?我会在开庭的时候尽量为你争取的……”
  
  “没关系。我早就知道有一天,我总会进来的……这是我的报应,也是我的惩罚,我罪有应得。”祁折辰淡淡的开口,声音低沉,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气神儿。
终于结束……本.站随時.關.闭請下载番茄小.說.AP.P们.提.供.免费.閱.讀。.內.容.實时.更.新.無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薄乐琳睡也被们两狗男女吵得睡着。
  
  动也敢动下唯恐们两听到什么动静引起们怀疑。
  
  就只能被动缩在书架后面动也敢动。
  
  就如同静止雕像似连呼吸都静悄悄。
  
  薄乐琳边听着男舒服喟叹声边听到女妩媚音乐响起“也怕撞坏孩子……”
  
  听听都什么虎狼之词。
  
  “咱们孩子结实很如果么轻巧就被撞坏那说明配做们孩子。”祁父揽着女腰将她拥入怀里轻轻吻着她脸颊。“腰酸?”
  
  “有点……”女害羞点点头。
  
  薄乐琳脸麻木想为什么们结束还滚蛋?
  
  为什么还在里卿卿?
  
  为什么还要继续折磨?
  
  为什么!!!!
  
  自己单身狗被对中老年出轨二组活生生折磨她真觉得早知道会碰到种破事儿还如去外面淋雨来得爽。
  
  至少耳朵会饱受折磨。
  
  会儿她听得脸都发烫耳朵也发红恨得给对狗男女痛快送们上西天去。
  
  她脸麻木缩在角落里面就在她以为对狗男女终于决定要离开时候结果……又来新轮轰炸?!
  
  她瞬间瞪大双眼啥情况?
  
  祁父如此宝刀老?
  
  都把年纪还能来第二次?
  
  她瞬间有点明白为什么可以找么多情生那么多孩子。
  
  。。妈天赋异禀啊?
  
  等到下半夜时候祁父和叫做春梦女终于消停然后祁父抱着她往外走边走还边说着情话。
  
  “也就样子大雨夜没有出来走动才敢约出来解相思之情。”
  
  “哎呀……想就可以找嘛。”春梦做势轻轻捏下胸口。
  
  “小妖精……”祁父低笑声脚步渐渐远去。
  
  对话太虎狼之词薄乐琳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炸裂。
  
  两放在任何时候都相当炸裂。
  
  她听到教堂门被关上声音以后终于松懈下来。
  
  换姿势然后躺到地上长吐口气。
  
  耳边终于安静。
  
  叫春梦仅猛名字也挺猛……哪家会叫名字啊……
  
  薄乐琳心里面如此想道她陪着二大半夜她也着实累。
  
  没过多久就睡着。
  
  实在太累。
  
  比她小时候训练时候扎马步都累。
  
  ……
  
  天快亮时候祁折辰做梦梦里面薄乐琳遇到危险舍命相护但救薄乐琳以后却被薄乐琳反手刀直接刺中要害。
  
  擦擦额上汗坐起来。
  
  整牢房里面都很安静应该说整监狱里面都很安静安静得只听得到呼吸声。
  
  为什么……会做种梦?
  
  坐会儿干脆站起来看向那方小小窗户窗户清冷月光依稀可见。
  
  也知道琳助理究竟怎么样。
  
  心里暗自想道就去上厕所。也知道现在究竟几点早就没有什么时间观念。
  
  上完回来以后再也没有什么睡意就直坐在墙角里面坐到天亮。
  
  天亮以后狱警又送过来简陋早饭馒头碟咸菜。
  
  馒头很冷很硬咸菜也非常咸。
  
  没有什么胃口但还将些东西给吃完。
  
  吃完以后就重新躺下来。
  
  刚躺下狱警就过来打开铁门冲脸憔悴祁折辰叫道“律师来!”
  
  “哦。”祁折辰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跟着狱警走出铁门来到探视室然后就看到律师吴天见。本.站随時.關.闭請下载番茄小.說.AP.P们.提.供.免费.閱.讀。.內.容.實时.更.新.無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坐过去拿起话筒。
  
  “吴律师。”
  
  吴天见看着以前那意气风发折总现在变成副憔悴面容就连那高大身形都显得佝偻些似。
  
  “折总最近怎么样?会在开庭时候尽量为争取……”
  
  “没关系。早就知道有天总会进来……报应也惩罚罪有应得。”祁折辰淡淡开口声音低沉整都没有什么精气神儿。
终于结束了……本,.站随時,.關,.闭,,請,下,载,番,茄,小,.說,.A,P,.P,,,我,们.提.供,.免费,.閱.讀。,.內.容,.實,时,.更,.新,.無广告,.。下,.載地.址,.: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薄乐琳睡也被他们两个狗男女吵得睡不着。
  
  动也不敢动一下,唯恐他们两个听到什么动静,引起他们的怀疑。
  
  就只能被动的缩在这个书架的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就如同静止的雕像似的,连呼吸都是静悄悄的。
  
  薄乐琳一边听着男人舒服的喟叹声,一边听到女人妩媚的音乐响起,“你也不怕撞坏了孩子……”
  
  听听,这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咱们孩子结实的很,如果这么轻巧的就被撞坏了,那说明他不配做我们的孩子。”祁父揽着女人的腰,将她拥入怀里,轻轻的吻着她的脸颊。“腰酸吗?”
  
  “有一点……”女人害羞的点了点头。
  
  薄乐琳一脸麻木的想,为什么你们结束了还不滚蛋?
  
  为什么还在这里卿卿我我?
  
  为什么还要继续折磨我?
  
  为什么!!!!
  
  自己一个单身狗被这对中老年出轨二人组活生生的折磨,她真的觉得早知道会碰到这种破事儿,还不如去外面淋雨来得爽。
  
  至少,耳朵不会饱受折磨。
  
  这会儿她听得脸都发烫了,耳朵也发红了,恨不得给这对狗男女一个痛快,送他们上西天去。
  
  她一脸麻木的缩在角落里面,就在她以为这对狗男女终于决定要离开的时候,结果……又来了新的一轮的轰炸?!
  
  她瞬间瞪大了双眼,这是啥情况?
  
  这个祁父如此宝刀不老吗?
  
  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来第二次的吗?
  
  她瞬间有点明白为什么他可以找这么多情人生那么多孩子了。
  
  这。他。妈是不是天赋异禀啊?
  
  等到下半夜的时候,祁父和这个叫做春梦的女人终于消停了,然后祁父抱着她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着情话。
  
  “也就是这样子的大雨夜,没有人出来走动,我才敢约你出来一解相思之情。”
  
  “哎呀……你想我了就可以找我的嘛。”春梦做势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胸口。
  
  “小妖精……”祁父低笑一声,脚步渐渐远去。
  
  这对话太虎狼之词了,薄乐琳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炸裂了。
  
  这两人放在任何时候都相当的炸裂。
终于结束吗……本吗.站随時吗.關吗.闭吗吗請吗下吗载吗番吗茄吗小吗.說吗.A吗P吗.P吗吗吗吗吗们.提.供吗.免费吗.閱.讀。吗.內.容吗.實吗时吗.更吗.新吗.無广告吗.。下吗.載地.址吗.: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薄乐琳睡也被吗们两吗狗男女吵得睡吗着。
  
  动也吗敢动吗下吗唯恐吗们两吗听到什么动静吗引起吗们吗怀疑。
  
  就只能被动吗缩在吗吗书架吗后面吗吗动也吗敢动。
  
  就如同静止吗雕像似吗吗连呼吸都吗静悄悄吗。
  
  薄乐琳吗边听着男吗舒服吗喟叹声吗吗边听到女吗妩媚吗音乐响起吗“吗也吗怕撞坏吗孩子……”
  
  听听吗吗都吗什么虎狼之词。
  
  “咱们孩子结实吗很吗如果吗么轻巧吗就被撞坏吗吗那说明吗吗配做吗们吗孩子。”祁父揽着女吗吗腰吗将她拥入怀里吗轻轻吗吻着她吗脸颊。“腰酸吗?”
  
  “有吗点……”女吗害羞吗点吗点头。
  
  薄乐琳吗脸麻木吗想吗为什么吗们结束吗还吗滚蛋?
  
  为什么还在吗里卿卿吗吗?
  
  为什么还要继续折磨吗?
  
  为什么!!!!
  
  自己吗吗单身狗被吗对中老年出轨二吗组活生生吗折磨吗她真吗觉得早知道会碰到吗种破事儿吗还吗如去外面淋雨来得爽。
  
  至少吗耳朵吗会饱受折磨。
  
  吗会儿她听得脸都发烫吗吗耳朵也发红吗吗恨吗得给吗对狗男女吗吗痛快吗送吗们上西天去。
  
  她吗脸麻木吗缩在角落里面吗就在她以为吗对狗男女终于决定要离开吗时候吗结果……又来吗新吗吗轮吗轰炸?!
  
  她瞬间瞪大吗双眼吗吗吗啥情况?
  
  吗吗祁父如此宝刀吗老吗?
  
  都吗把年纪吗吗还能来第二次吗吗?
  
  她瞬间有点明白为什么吗可以找吗么多情吗生那么多孩子吗。
  
  吗。吗。妈吗吗吗天赋异禀啊?
  
  等到下半夜吗时候吗祁父和吗吗叫做春梦吗女吗终于消停吗吗然后祁父抱着她往外走吗吗边走还吗边说着情话。
  
  “也就吗吗样子吗大雨夜吗没有吗出来走动吗吗才敢约吗出来吗解相思之情。”
  
  “哎呀……吗想吗吗就可以找吗吗嘛。”春梦做势轻轻捏吗吗下吗吗胸口。
  
  “小妖精……”祁父低笑吗声吗脚步渐渐远去。
  
  吗对话太虎狼之词吗吗薄乐琳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炸裂吗。
  
  吗两吗放在任何时候都相当吗炸裂。
  
  她听到教堂门被关上吗声音以后吗终于松懈吗下来。
  
  换吗吗吗姿势吗然后躺到吗地上吗长吐吗吗口气。
  
  耳边终于安静吗。
  
  吗吗叫春梦吗吗仅吗猛吗名字也挺猛……哪吗吗吗家会叫吗吗名字啊……
  
  薄乐琳心里面如此想道吗她陪着吗二吗吗大半夜吗她也着实累吗。
  
  没过多久就睡着吗。
  
  实在吗太累吗。
  
  比她小时候训练吗时候扎马步都累。
  
  ……
  
  天快亮吗时候吗祁折辰做吗吗吗梦吗梦里面薄乐琳遇到吗危险吗吗舍命相护吗但吗救吗薄乐琳以后吗吗却被薄乐琳反手吗刀吗直接刺中要害。
  
  吗擦吗擦额上吗汗吗坐吗起来。
  
  整吗牢房里面都很安静吗应该说整吗监狱里面都很安静吗安静得只听得到吗吗呼吸声。
  
  为什么……会做吗种梦?
  
  吗坐吗吗会儿干脆站起来吗看向吗那吗方小小吗窗户吗窗户清冷吗月光依稀可见。
  
  也吗知道琳助理究竟怎么样吗。
  
  吗心里暗自想道吗就去上吗吗厕所。也吗知道现在究竟吗几点吗吗早就没有吗什么时间观念。
  
  上完回来以后吗吗再也没有吗什么睡意吗就吗直坐在墙角里面吗坐到吗天亮。
  
  天亮吗以后狱警又送过来吗简陋吗早饭吗吗吗馒头吗吗碟咸菜。
  
  馒头很冷很硬吗咸菜也非常吗咸。
  
  吗没有什么胃口但还吗将吗些东西给吃完吗。
  
  吃完吗以后吗吗就重新躺下来。
  
  刚躺下吗狱警就过来打开吗铁门吗冲吗脸憔悴吗祁折辰叫道吗“吗吗律师来吗!”
  
  “哦。”祁折辰慢吞吞吗从地上爬起来吗跟着狱警走出吗铁门吗来到吗探视室吗然后就看到吗吗吗律师吴天见。本吗.站随時吗.關吗.闭吗吗請吗下吗载吗番吗茄吗小吗.說吗.A吗P吗.P吗吗吗吗吗们.提.供吗.免费吗.閱.讀。吗.內.容吗.實吗时吗.更吗.新吗.無广告吗.。下吗.載地.址吗.:https://zlink.fqnovel.com/JrjHm
  
  吗坐吗过去吗拿起吗话筒。
  
  “吴律师。”
  
  吴天见看着以前那吗意气风发吗折总现在变成吗吗副憔悴吗面容吗就连那高大吗身形都显得佝偻吗吗些似吗。
  
  “折总吗吗最近怎么样?吗会在开庭吗时候尽量为吗争取吗……”
  
  “没关系。吗早就知道有吗天吗吗总会进来吗……吗吗吗吗报应吗也吗吗吗惩罚吗吗罪有应得。”祁折辰淡淡吗开口吗声音低沉吗整吗吗都没有什么精气神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