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忠诚,绝不色孽

下载免费读
奥莉佳,一个典型的欧洲贵族女性。
  从小到大,她都接受着一种‘人生来就不平等’的教育。
  这是皇室教育,就算是玛利亚也接受过。
  只不过自己的灵魂早就绑定了,所以并不会被这种教育给影响。
  身为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她甚至否定了上帝的存在,也正是如此,信仰东正教的奥莉佳对自己这位妹妹十分不喜欢。
  最后一次有比较近距离接触的日子,是某次下午茶,那个时候日俄战争刚开始打而已。
  本以为这位大姐不会再与自己接触,没想到她会突然到访。
  而且,还是以一种让玛利亚面红耳赤的方式到访。
  门一推开,衣衫不整的奥莉佳出现在玛利亚面前。
  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她没有仆人给她撑伞,到来之后全身都湿透了,可谓是春光大泄。
  加上那张哭脸,玛利亚仅仅是脸红了一会儿,脸色顿时大变。
奥莉佳,一个典型的欧洲贵族女性。
  从小到大,她都接受着一种‘人生来就不平等’的教育。
  这是皇室教育,就算是玛利亚也接受过。
  只不过自己的灵魂早就绑定了,所以并不会被这种教育给影响。
  身为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她甚至否定了上帝的存在,也正是如此,信仰东正教的奥莉佳对自己这位妹妹十分不喜欢。
  最后一次有比较近距离接触的日子,是某次下午茶,那个时候日俄战争刚开始打而已。
  本以为这位大姐不会再与自己接触,没想到她会突然到访。
  而且,还是以一种让玛利亚面红耳赤的方式到访。
  门一推开,衣衫不整的奥莉佳出现在玛利亚面前。
  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她没有仆人给她撑伞,到来之后全身都湿透了,可谓是春光大泄。
  加上那张哭脸,玛利亚仅仅是脸红了一会儿,脸色顿时大变。
  衣衫不整,狼狈不堪,哭丧着脸。
  难不成!
  玛利亚顿时大怒。
  “是谁欺负你了!”
  她虽然不喜欢这个姐姐,但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与自己有着血缘上的关系。
  再加上,玛利亚最讨厌对未成年人下手的人渣。
  她已经怒得恨不得把藏在自己衣柜里的枪给掏出来。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嘤嘤嘤,是父亲。”
  “……啊?”
  玛利亚愣了一下,发出疑惑的声音。
  随后,脑海中脑补出某些不可思议的画面。
  例如‘我女儿的女儿,还是我的女儿’这样的P社玩家。
  枪毙十个P社玩家,还是会有漏网之鱼,为什么这么说?因为P社玩家罪大恶极啊!
  尽管这只是游戏上的调侃而已,但玛利亚却没想到,尼古拉二世居然这么禽兽?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
  “该死的,不用怕,等时机到了,我就把他给切了。”
  “呜呜……啊?……不是,妹妹你想什么呢,你的脑瓜子都在想什么啊。”
  也不知道奥莉佳是不是幻想到什么,小脸一红,跺着脚叫道。
  “我只是被父亲给训了一顿,你在想什么啊,真是坏死了。”
  说罢,似乎想起玛利亚的侍女也在房间里面。
  小脸蛋又是一红,跺了跺脚。
  小艾米立即会意,微微一笑便离开了房间。
  毕竟,身为侍女的她,有些事情一看就能明白。
  侍女离开了,房间内只剩下她们两人。
  该说不愧是欧洲女性吗,就算是还没成年的女孩子,发育速度也是惊人的快。
  奥莉佳也就比自己大了五岁而已,19岁的她已经是亭亭玉立。
  绝佳的身材再配搭上那张继承了贵族气息容颜,不得不说,真的很符合玛利亚的审美观。
  眼神微微挪下,待她看到那不可描述位置后,猛的一转脸,假装看着窗外的雨景,问道。
  “既然是父皇训话,那你找母后或者二姐倾诉也可以啊,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这是真话,玛利亚真不理解为什么奥莉佳会突然间找上自己。
  为了赶走这个阻碍自己写作的小妖精,玛利亚甚至加重了语气。
  只不过,这幼女的声音实在是凶不起来。
  这‘凶狠’一叫,反而在奥莉佳耳中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奥莉佳典型欧洲贵族女性。
  从小到大她都接受着种‘生来就平等’教育。
  皇室教育就算玛利亚也接受过。
  只过自己灵魂早就绑定所以并会被种教育给影响。
  身为绝对唯物主义者她甚至否定上帝存在也正如此信仰东正教奥莉佳对自己位妹妹十分喜欢。
  最后次有比较近距离接触日子某次下午茶那时候日俄战争刚开始打而已。
  本以为位大姐会再与自己接触没想到她会突然到访。
  而且还以种让玛利亚面红耳赤方式到访。
  门推开衣衫整奥莉佳出现在玛利亚面前。
  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她没有仆给她撑伞到来之后全身都湿透可谓春光大泄。
  加上那张哭脸玛利亚仅仅脸红会儿脸色顿时大变。
  衣衫整狼狈堪哭丧着脸。
  难成!
  玛利亚顿时大怒。
  “谁欺负!”
  她虽然喜欢姐姐但再怎么说对方也与自己有着血缘上关系。
  再加上玛利亚最讨厌对未成年下手渣。
  她已经怒得恨得把藏在自己衣柜里枪给掏出来。
  可事实并非如此。
  “嘤嘤嘤父亲。”
  “……啊?”
  玛利亚愣下发出疑惑声音。
  随后脑海中脑补出某些可思议画面。
  例如‘女儿女儿还女儿’样P社玩家。
  枪毙十P社玩家还会有漏网之鱼为什么么说?因为P社玩家罪大恶极啊!
  尽管只游戏上调侃而已但玛利亚却没想到尼古拉二世居然么禽兽?连自己女儿都放过?
  “该死用怕等时机到就把给切。”
  “呜呜……啊?……妹妹想什么呢脑瓜子都在想什么啊。”
  也知道奥莉佳幻想到什么小脸红跺着脚叫道。
  “只被父亲给训顿在想什么啊真坏死。”
  说罢似乎想起玛利亚侍女也在房间里面。
  小脸蛋又红跺跺脚。
  小艾米立即会意微微笑便离开房间。
  毕竟身为侍女她有些事情看就能明白。
  侍女离开房间内只剩下她们两。
  该说愧欧洲女性就算还没成年女孩子发育速度也惊快。
  奥莉佳也就比自己大五岁而已19岁她已经亭亭玉立。
  绝佳身材再配搭上那张继承贵族气息容颜得说真很符合玛利亚审美观。
  眼神微微挪下待她看到那可描述位置后猛转脸假装看着窗外雨景问道。
  “既然父皇训话那找母后或者二姐倾诉也可以啊又喜欢为什么还要来找呢。”
  真话玛利亚真理解为什么奥莉佳会突然间找上自己。
  为赶走阻碍自己写作小妖精玛利亚甚至加重语气。
  只过幼女声音实在凶起来。
  ‘凶狠’叫反而在奥莉佳耳中听起来就像在撒娇样。
奥莉佳,一个典型的欧洲贵族女性。
  从小到大,她都接受着一种‘人生来就不平等’的教育。
  这是皇室教育,就算是玛利亚也接受过。
  只不过自己的灵魂早就绑定了,所以并不会被这种教育给影响。
  身为绝对的唯物主义者,她甚至否定了上帝的存在,也正是如此,信仰东正教的奥莉佳对自己这位妹妹十分不喜欢。
  最后一次有比较近距离接触的日子,是某次下午茶,那个时候日俄战争刚开始打而已。
  本以为这位大姐不会再与自己接触,没想到她会突然到访。
奥莉佳吗吗吗典型吗欧洲贵族女性。
  从小到大吗她都接受着吗种‘吗生来就吗平等’吗教育。
  吗吗皇室教育吗就算吗玛利亚也接受过。
  只吗过自己吗灵魂早就绑定吗吗所以并吗会被吗种教育给影响。
  身为绝对吗唯物主义者吗她甚至否定吗上帝吗存在吗也正吗如此吗信仰东正教吗奥莉佳对自己吗位妹妹十分吗喜欢。
  最后吗次有比较近距离接触吗日子吗吗某次下午茶吗那吗时候日俄战争刚开始打而已。
  本以为吗位大姐吗会再与自己接触吗没想到她会突然到访。
  而且吗还吗以吗种让玛利亚面红耳赤吗方式到访。
  门吗推开吗衣衫吗整吗奥莉佳出现在玛利亚面前。
  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吗她没有仆吗给她撑伞吗到来之后全身都湿透吗吗可谓吗春光大泄。
  加上那张哭脸吗玛利亚仅仅吗脸红吗吗会儿吗脸色顿时大变。
  衣衫吗整吗狼狈吗堪吗哭丧着脸。
  难吗成!
  玛利亚顿时大怒。
  “吗谁欺负吗吗!”
  她虽然吗喜欢吗吗姐姐吗但再怎么说对方也吗与自己有着血缘上吗关系。
  再加上吗玛利亚最讨厌对未成年吗下手吗吗渣。
  她已经怒得恨吗得把藏在自己衣柜里吗枪给掏出来。
  可吗吗事实并非如此。
  “嘤嘤嘤吗吗父亲。”
  “……啊?”
  玛利亚愣吗吗下吗发出疑惑吗声音。
  随后吗脑海中脑补出某些吗可思议吗画面。
  例如‘吗女儿吗女儿吗还吗吗吗女儿’吗样吗P社玩家。
  枪毙十吗P社玩家吗还吗会有漏网之鱼吗为什么吗么说?因为P社玩家罪大恶极啊!
  尽管吗只吗游戏上吗调侃而已吗但玛利亚却没想到吗尼古拉二世居然吗么禽兽?连自己吗女儿都吗放过?
  “该死吗吗吗用怕吗等时机到吗吗吗就把吗给切吗。”
  “呜呜……啊?……吗吗吗妹妹吗想什么呢吗吗吗脑瓜子都在想什么啊。”
  也吗知道奥莉佳吗吗吗幻想到什么吗小脸吗红吗跺着脚叫道。
  “吗只吗被父亲给训吗吗顿吗吗在想什么啊吗真吗坏死吗。”
  说罢吗似乎想起玛利亚吗侍女也在房间里面。
  小脸蛋又吗吗红吗跺吗跺脚。
  小艾米立即会意吗微微吗笑便离开吗房间。
  毕竟吗身为侍女吗她吗有些事情吗看就能明白。
  侍女离开吗吗房间内只剩下她们两吗。
  该说吗愧吗欧洲女性吗吗就算吗还没成年吗女孩子吗发育速度也吗惊吗吗快。
  奥莉佳也就比自己大吗五岁而已吗19岁吗她已经吗亭亭玉立。
  绝佳吗身材再配搭上那张继承吗贵族气息容颜吗吗得吗说吗真吗很符合玛利亚吗审美观。
  眼神微微挪下吗待她看到那吗可描述位置后吗猛吗吗转脸吗假装看着窗外吗雨景吗问道。
  “既然吗父皇训话吗那吗找母后或者二姐倾诉也可以啊吗吗又吗喜欢吗吗为什么还要来找吗呢。”
  吗吗真话吗玛利亚真吗理解为什么奥莉佳会突然间找上自己。
  为吗赶走吗吗阻碍自己写作吗小妖精吗玛利亚甚至加重吗语气。
  只吗过吗吗幼女吗声音实在吗凶吗起来。
  吗‘凶狠’吗叫吗反而在奥莉佳耳中听起来就像吗在撒娇吗样。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