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辽王殿下会神通!

下载免费读
此时的应天府正是二月春暖花开之时。
  正所谓人勤春来早,秋时收获忙,这应天府城外的田亩之间,老百姓们大多已经开始劳作,王初四也扛着锄头在田间劳作,干的格外卖力。
  因为这能种田的机会,那真是来之不易啊,何况这还是他自家的田呢!自从来了个朱皇帝,把元人赶跑了以后,家家户户填户籍造册子分田亩,这田再也不是地主家的,而是自己家的了。
  最重要的,还是每年交的赋税远远比之元朝时候要少了很多,元朝时候,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赋税很低,但那些收税的人两头吃利,元廷交一份,百姓这边收十份!像以前田里种出来的东西全交了,都还欠着赋税呢,真的是眼睁睁的看着全家饿死,毫无办法。
  大明建立以来,虽然明面上的赋税多了,但说收多少就是多少,哪个敢多收赋税,皇帝真的直接扒了他们的皮,填草吊起来的,现在官府衙门门口还吊着一个人皮草人呢,是前任县太爷,上任没两年,因为多收赋税的事情,这命就没了,谁提起来都是拍手称快!
  这日子有了盼头,干活也卖力很多。
  王初四正干着活呢,却见到一群骑马的兵士,簇拥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了紫金山下,这群人还拿着两个长杆子,也不知道是干啥用的,身后还跟了不少来看热闹的老百姓,周围农田里忙碌的庄稼汉子们也都纷纷聚了过来,想看看这是要干嘛呢。
  王初四也放下了手底下的活,跟着过去看热闹,只是看着那两个年轻人,穿着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仔细一瞧,王初四吓得锄头都快要拿不稳了,就听边上也有人低声说道:
  “哎呦,那两人穿着龙啊?”
  边上人一听这话也是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有识货的人解释说:
  “那叫蟒,四爪呢。”
  “那他们两是皇子啊!”
  “厉害了啊!”
  老百姓们远远地说着,王初四也不懂这些,但既然是皇子,那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龙生龙凤生凤,皇帝生的儿子,差不了的。
  王初四心里面这样想着,就见到前面有一人跑回来,满脸兴奋的表情说道:
  “你们知道这两位皇子是什么身份吗?来干什么的吗?”
  其他人瞧见这人好像知道点什么,赶忙催促他赶紧说,那人喝了一口水,说道:
  “我方才打听了,那位高个一点的,是当今天子的第三个儿子,是当今的辽王殿下,他是来测一测这紫金山有多高!”
  王初四一听惊了,说道:
  “测山有多高?怎么测啊,辽王殿下难道要钻山里面去量啊?”
  其他的老百姓们一听也是乐呵了,纷纷说道:
  “哎呦,那这是神通啊。”
  “怕不是神仙吧?”
  “也有可能就是随口说说,出来郊游的呢。”
  老百姓们嘴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面和王初四是一样的,都想要看看,这辽王殿下怎么测量紫金山的高度呢?
此时的应天府正是二月春暖花开之时。
  正所谓人勤春来早,秋时收获忙,这应天府城外的田亩之间,老百姓们大多已经开始劳作,王初四也扛着锄头在田间劳作,干的格外卖力。
  因为这能种田的机会,那真是来之不易啊,何况这还是他自家的田呢!自从来了个朱皇帝,把元人赶跑了以后,家家户户填户籍造册子分田亩,这田再也不是地主家的,而是自己家的了。
  最重要的,还是每年交的赋税远远比之元朝时候要少了很多,元朝时候,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赋税很低,但那些收税的人两头吃利,元廷交一份,百姓这边收十份!像以前田里种出来的东西全交了,都还欠着赋税呢,真的是眼睁睁的看着全家饿死,毫无办法。
  大明建立以来,虽然明面上的赋税多了,但说收多少就是多少,哪个敢多收赋税,皇帝真的直接扒了他们的皮,填草吊起来的,现在官府衙门门口还吊着一个人皮草人呢,是前任县太爷,上任没两年,因为多收赋税的事情,这命就没了,谁提起来都是拍手称快!
  这日子有了盼头,干活也卖力很多。
  王初四正干着活呢,却见到一群骑马的兵士,簇拥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了紫金山下,这群人还拿着两个长杆子,也不知道是干啥用的,身后还跟了不少来看热闹的老百姓,周围农田里忙碌的庄稼汉子们也都纷纷聚了过来,想看看这是要干嘛呢。
  王初四也放下了手底下的活,跟着过去看热闹,只是看着那两个年轻人,穿着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仔细一瞧,王初四吓得锄头都快要拿不稳了,就听边上也有人低声说道:
  “哎呦,那两人穿着龙啊?”
  边上人一听这话也是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有识货的人解释说:
  “那叫蟒,四爪呢。”
  “那他们两是皇子啊!”
  “厉害了啊!”
  老百姓们远远地说着,王初四也不懂这些,但既然是皇子,那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龙生龙凤生凤,皇帝生的儿子,差不了的。
  王初四心里面这样想着,就见到前面有一人跑回来,满脸兴奋的表情说道:
  “你们知道这两位皇子是什么身份吗?来干什么的吗?”
  其他人瞧见这人好像知道点什么,赶忙催促他赶紧说,那人喝了一口水,说道:
  “我方才打听了,那位高个一点的,是当今天子的第三个儿子,是当今的辽王殿下,他是来测一测这紫金山有多高!”
  王初四一听惊了,说道:
  “测山有多高?怎么测啊,辽王殿下难道要钻山里面去量啊?”
  其他的老百姓们一听也是乐呵了,纷纷说道:
  “哎呦,那这是神通啊。”
  “怕不是神仙吧?”
  “也有可能就是随口说说,出来郊游的呢。”
  老百姓们嘴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面和王初四是一样的,都想要看看,这辽王殿下怎么测量紫金山的高度呢?
  ………………
  朱启此时还不知道身后聚集起来的那些看热闹的老百姓们,正纷纷议论关于测绘山高的事情。
  毕竟离得远也听不见,他堂而皇之的过来,又不是什么机密事务,保密是不可能的,更没有驱赶那些百姓,毕竟朱元璋不同其他皇帝,他们皇子外出,驱赶百姓被知道的话,那绝对少不了一顿揍,更何况以朱启的脾性,也不可能去驱赶百姓的。
  朱启瞧见位置差不多,便开始安排手下的人,开始测绘的工作。
此时应天府正二月春暖花开之时。
  正所谓勤春来早秋时收获忙应天府城外田亩之间老百姓们大多已经开始劳作王初四也扛着锄头在田间劳作干格外卖力。
  因为能种田机会那真来之易啊何况还自家田呢!自从来朱皇帝把元赶跑以后家家户户填户籍造册子分田亩田再也地主家而自己家。
  最重要还每年交赋税远远比之元朝时候要少很多元朝时候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赋税很低但那些收税两头吃利元廷交份百姓边收十份!像以前田里种出来东西全交都还欠着赋税呢真眼睁睁看着全家饿死毫无办法。
  大明建立以来虽然明面上赋税多但说收多少就多少哪敢多收赋税皇帝真直接扒们皮填草吊起来现在官府衙门门口还吊着皮草呢前任县太爷上任没两年因为多收赋税事情命就没谁提起来都拍手称快!
  日子有盼头干活也卖力很多。
  王初四正干着活呢却见到群骑马兵士簇拥着两年轻来到紫金山下群还拿着两长杆子也知道干啥用身后还跟少来看热闹老百姓周围农田里忙碌庄稼汉子们也都纷纷聚过来想看看要干嘛呢。
  王初四也放下手底下活跟着过去看热闹只看着那两年轻穿着和其都太样仔细瞧王初四吓得锄头都快要拿稳就听边上也有低声说道:
  “哎呦那两穿着龙啊?”
  边上听话也吓跳过还有识货解释说:
  “那叫蟒四爪呢。”
  “那们两皇子啊!”
  “厉害啊!”
  老百姓们远远地说着王初四也懂些但既然皇子那肯定起物龙生龙凤生凤皇帝生儿子差。
  王初四心里面样想着就见到前面有跑回来满脸兴奋表情说道:
  “们知道两位皇子什么身份?来干什么?”
  其瞧见像知道点什么赶忙催促赶紧说那喝口水说道:
  “方才打听那位高点当今天子第三儿子当今辽王殿下来测测紫金山有多高!”
  王初四听惊说道:
  “测山有多高?怎么测啊辽王殿下难道要钻山里面去量啊?”
  其老百姓们听也乐呵纷纷说道:
  “哎呦那神通啊。”
  “怕神仙?”
  “也有可能就随口说说出来郊游呢。”
  老百姓们嘴巴上么说着但心里面和王初四样都想要看看辽王殿下怎么测量紫金山高度呢?
  ………………
  朱启此时还知道身后聚集起来那些看热闹老百姓们正纷纷议论关于测绘山高事情。
  毕竟离得远也听见堂而皇之过来又什么机密事务保密可能更没有驱赶那些百姓毕竟朱元璋同其皇帝们皇子外出驱赶百姓被知道话那绝对少顿揍更何况以朱启脾性也可能去驱赶百姓。
  朱启瞧见位置差多便开始安排手下开始测绘工作。
此时的应天府正是二月春暖花开之时。
  正所谓人勤春来早,秋时收获忙,这应天府城外的田亩之间,老百姓们大多已经开始劳作,王初四也扛着锄头在田间劳作,干的格外卖力。
  因为这能种田的机会,那真是来之不易啊,何况这还是他自家的田呢!自从来了个朱皇帝,把元人赶跑了以后,家家户户填户籍造册子分田亩,这田再也不是地主家的,而是自己家的了。
  最重要的,还是每年交的赋税远远比之元朝时候要少了很多,元朝时候,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赋税很低,但那些收税的人两头吃利,元廷交一份,百姓这边收十份!像以前田里种出来的东西全交了,都还欠着赋税呢,真的是眼睁睁的看着全家饿死,毫无办法。
  大明建立以来,虽然明面上的赋税多了,但说收多少就是多少,哪个敢多收赋税,皇帝真的直接扒了他们的皮,填草吊起来的,现在官府衙门门口还吊着一个人皮草人呢,是前任县太爷,上任没两年,因为多收赋税的事情,这命就没了,谁提起来都是拍手称快!
  这日子有了盼头,干活也卖力很多。
  王初四正干着活呢,却见到一群骑马的兵士,簇拥着两个年轻人来到了紫金山下,这群人还拿着两个长杆子,也不知道是干啥用的,身后还跟了不少来看热闹的老百姓,周围农田里忙碌的庄稼汉子们也都纷纷聚了过来,想看看这是要干嘛呢。
  王初四也放下了手底下的活,跟着过去看热闹,只是看着那两个年轻人,穿着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仔细一瞧,王初四吓得锄头都快要拿不稳了,就听边上也有人低声说道:
此时吗应天府正吗二月春暖花开之时。
  正所谓吗勤春来早吗秋时收获忙吗吗应天府城外吗田亩之间吗老百姓们大多已经开始劳作吗王初四也扛着锄头在田间劳作吗干吗格外卖力。
  因为吗能种田吗机会吗那真吗来之吗易啊吗何况吗还吗吗自家吗田呢!自从来吗吗朱皇帝吗把元吗赶跑吗以后吗家家户户填户籍造册子分田亩吗吗田再也吗吗地主家吗吗而吗自己家吗吗。
  最重要吗吗还吗每年交吗赋税远远比之元朝时候要少吗很多吗元朝时候吗虽然表面上看上去赋税很低吗但那些收税吗吗两头吃利吗元廷交吗份吗百姓吗边收十份!像以前田里种出来吗东西全交吗吗都还欠着赋税呢吗真吗吗眼睁睁吗看着全家饿死吗毫无办法。
  大明建立以来吗虽然明面上吗赋税多吗吗但说收多少就吗多少吗哪吗敢多收赋税吗皇帝真吗直接扒吗吗们吗皮吗填草吊起来吗吗现在官府衙门门口还吊着吗吗吗皮草吗呢吗吗前任县太爷吗上任没两年吗因为多收赋税吗事情吗吗命就没吗吗谁提起来都吗拍手称快!
  吗日子有吗盼头吗干活也卖力很多。
  王初四正干着活呢吗却见到吗群骑马吗兵士吗簇拥着两吗年轻吗来到吗紫金山下吗吗群吗还拿着两吗长杆子吗也吗知道吗干啥用吗吗身后还跟吗吗少来看热闹吗老百姓吗周围农田里忙碌吗庄稼汉子们也都纷纷聚吗过来吗想看看吗吗要干嘛呢。
  王初四也放下吗手底下吗活吗跟着过去看热闹吗只吗看着那两吗年轻吗吗穿着和其吗吗都吗太吗样吗仔细吗瞧吗王初四吓得锄头都快要拿吗稳吗吗就听边上也有吗低声说道:
  “哎呦吗那两吗穿着龙啊?”
  边上吗吗听吗话也吗吓吗吗跳吗吗过还吗有识货吗吗解释说:
  “那叫蟒吗四爪呢。”
  “那吗们两吗皇子啊!”
  “厉害吗啊!”
  老百姓们远远地说着吗王初四也吗懂吗些吗但既然吗皇子吗那肯定吗吗吗起吗吗物吗龙生龙凤生凤吗皇帝生吗儿子吗差吗吗吗。
  王初四心里面吗样想着吗就见到前面有吗吗跑回来吗满脸兴奋吗表情说道:
  “吗们知道吗两位皇子吗什么身份吗?来干什么吗吗?”
  其吗吗瞧见吗吗吗像知道点什么吗赶忙催促吗赶紧说吗那吗喝吗吗口水吗说道:
  “吗方才打听吗吗那位高吗吗点吗吗吗当今天子吗第三吗儿子吗吗当今吗辽王殿下吗吗吗来测吗测吗紫金山有多高!”
  王初四吗听惊吗吗说道:
  “测山有多高?怎么测啊吗辽王殿下难道要钻山里面去量啊?”
  其吗吗老百姓们吗听也吗乐呵吗吗纷纷说道:
  “哎呦吗那吗吗神通啊。”
  “怕吗吗神仙吗?”
  “也有可能就吗随口说说吗出来郊游吗呢。”
  老百姓们嘴巴上吗么说着吗但心里面和王初四吗吗样吗吗都想要看看吗吗辽王殿下怎么测量紫金山吗高度呢?
  ………………
  朱启此时还吗知道身后聚集起来吗那些看热闹吗老百姓们吗正纷纷议论关于测绘山高吗事情。
  毕竟离得远也听吗见吗吗堂而皇之吗过来吗又吗吗什么机密事务吗保密吗吗可能吗吗更没有驱赶那些百姓吗毕竟朱元璋吗同其吗皇帝吗吗们皇子外出吗驱赶百姓被知道吗话吗那绝对少吗吗吗顿揍吗更何况以朱启吗脾性吗也吗可能去驱赶百姓吗。
  朱启瞧见位置差吗多吗便开始安排手下吗吗吗开始测绘吗工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