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相遇

下载免费读
“谢谢你救了我姐姐。”
  只见身穿棕色衣服的小女孩将一碗热茶水端到床边的木桌旁。
  “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秋源雪坐在床上回应道。
  “对了,你还有其他家人了吗?”
  之后她从衣兜里掏出那个装着红色药丸的香囊打开看了看,却发现之前里面还有三颗红色药丸如今却只剩下了一颗,再查看自己的衣兜口袋以及袋子底部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衣兜和袋子底部都被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
  “难道是那时候被划开的吗?”秋源雪仔细想了想后说。
  她回忆起自己之前和镰刀妖兽作战时,在躲闪它的镰刀攻击中不小心划到了腰部的衣兜。药丸可能是在那时掉落地上的,而自己由于对抗妖兽却没注意到。
  “唉.....看来还点去寻求师父帮助了。”秋源雪看着手中这唯一一颗救命的药丸叹一口气说。
  “姐姐你是遗失什么东西吗?”小女孩看到秋源雪有些发愁的看着手中那颗红色药丸于是关切的问道。
  “哦...并没有丢失什么,小妹妹你家里可还有别的亲人吗?”秋源雪才回过神来,她把药丸放进嘴里嚼了嚼后,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问道。
  “除了爹娘再就没有了.....”小女孩伤心的哭泣着说。
  看着这位可怜的女孩,不由得想起八年前同样失去亲人的自己,秋源雪轻轻用手擦干女孩脸颊上的泪珠笑着说:“别哭了,这样吧姐姐认识一个人能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那里你能过得更加舒适好不好?”
  “嗯,谢谢姐姐。”小女孩点着头说。
  就这样秋源雪简单休整一番后与一位失去父母的小女孩一同上路了,在丛林小道上俩人牵着手并排行走着。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了丛林里,一阵微风吹过树梢树叶随风摇摆着。
  “对了小妹妹,我叫秋源雪,你就称呼我雪姐姐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呢?”秋源雪笑着问小女孩。
  “秋玲玲。”小女孩回答道。
  “没想到居然这么巧,你的名字和我同姓,放心你将来一定会成长起来的。记住姐姐的一句话,只要坚持不断的努力你就没有什么再害怕的了。”秋源雪停下脚步她弯下腰用手抚摸着女孩的头说。
  “嗯,谢谢姐姐的教诲。”小女孩露出灿烂的笑脸回答道。
  随后两人继续一路走着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一处名为璇灵堂的地方,此处身处在一处半山腰的位置,放眼望去在一处世外桃源的绝佳境地之内耸立着几座宽大的方形砖瓦房屋,有的是二层阁楼,有的是宽广的长廊链接,砖瓦房屋围城一圈在正中央是一个摆放着几座石墩和一张石桌的院子。
  
  院子前方的大门上方牌匾上赫然磕着璇灵堂这金黄的大字。
  “哇……这里好大啊,姐姐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吗?”小女孩好奇的大睁双眼说。
  “嗯,这里平时都是姐姐我疗伤的地方,好了我们进去吧。”秋源雪介绍道。
  随后雪来到紧闭的璇灵堂大门处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咚!”
  “是哪位?这就来。”门后传来一位少女的声音
  伴随着脚步声,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只见一位身穿白色青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探出了头。
  “啊原来是师姐回来了,怎么还带来个孩子?”少女看到秋源雪后笑着说。
  “此事说来话长,还是进屋再说吧。”秋源雪低头看了看孩子犹豫了一番后对这位少女说道。
  就这样秋源雪和小女孩走进了璇灵堂的院内,放眼望去虽然整个院子并不大,但是院内依旧给人感觉十分宽广,一颗茂盛的柳树生长在院子中央处的石桌旁,周围墙角边也都耸立着矮小的树苗,院子的地面是由坚固的石板铺垫而成由于平时总会有人打扫清洁地面上看不到一点落叶乃至灰尘,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可算是回来了,我给你的药还剩下多少?”只见一位束着头发,身穿一身青蓝色衣服的女子从庭院前方的中央殿堂走出来问道。
  这位女子名叫:月秀英,曾经是昆仑仙派第八任的掌门,但因一桩私事而辞去掌门职务归隐这世外桃源的仙山之中,建立了一所璇灵堂的药堂平日里以炼制丹药救治山下百姓为己任,现在她是璇灵堂的堂主在当地附近一代被百姓们一度好评赞扬。
谢谢你救了我姐姐只见身穿棕色衣服的小女孩将一碗热茶水端到床边的木桌旁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秋源雪坐在床上回应道对了你还有其他家人了吗之后她从衣兜里掏出那个装着红色药丸的香囊打开看了看却发现之前里面还有三颗红色药丸如今却只剩下了一颗再查看自己的衣兜口袋以及袋子底部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衣兜和袋子底部都被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难道是那时候被划开的吗秋源雪仔细想了想后说她回忆起自己之前和镰刀妖兽作战时在躲闪它的镰刀攻击中不小心划到了腰部的衣兜药丸可能是在那时掉落地上的而自己由于对抗妖兽却没注意到唉看来还点去寻求师父帮助了秋源雪看着手中这唯一一颗救命的药丸叹一口气说姐姐你是遗失什么东西吗小女孩看到秋源雪有些发愁的看着手中那颗红色药丸于是关切的问道哦并没有丢失什么小妹妹你家里可还有别的亲人吗秋源雪才回过神来她把药丸放进嘴里嚼了嚼后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问道除了爹娘再就没有了小女孩伤心的哭泣着说看着这位可怜的女孩不由得想起八年前同样失去亲人的自己秋源雪轻轻用手擦干女孩脸颊上的泪珠笑着说别哭了这样吧姐姐认识一个人能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那里你能过得更加舒适好不好嗯谢谢姐姐小女孩点着头说就这样秋源雪简单休整一番后与一位失去父母的小女孩一同上路了在丛林小道上俩人牵着手并排行走着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了丛林里一阵微风吹过树梢树叶随风摇摆着对了小妹妹我叫秋源雪你就称呼我雪姐姐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呢秋源雪笑着问小女孩秋玲玲小女孩回答道没想到居然这么巧你的名字和我同姓放心你将来一定会成长起来的记住姐姐的一句话只要坚持不断的努力你就没有什么再害怕的了秋源雪停下脚步她弯下腰用手抚摸着女孩的头说嗯谢谢姐姐的教诲小女孩露出灿烂的笑脸回答道随后两人继续一路走着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一处名为璇灵堂的地方此处身处在一处半山腰的位置放眼望去在一处世外桃源的绝佳境地之内耸立着几座宽大的方形砖瓦房屋有的是二层阁楼有的是宽广的长廊链接砖瓦房屋围城一圈在正中央是一个摆放着几座石墩和一张石桌的院子院子前方的大门上方牌匾上赫然磕着璇灵堂这金黄的大字哇这里好大啊姐姐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吗小女孩好奇的大睁双眼说嗯这里平时都是姐姐我疗伤的地方好了我们进去吧秋源雪介绍道随后雪来到紧闭的璇灵堂大门处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咚是哪位这就来门后传来一位少女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只见一位身穿白色青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探出了头啊原来是师姐回来了怎么还带来个孩子少女看到秋源雪后笑着说此事说来话长还是进屋再说吧秋源雪低头看了看孩子犹豫了一番后对这位少女说道就这样秋源雪和小女孩走进了璇灵堂的院内放眼望去虽然整个院子并不大但是院内依旧给人感觉十分宽广一颗茂盛的柳树生长在院子中央处的石桌旁周围墙角边也都耸立着矮小的树苗院子的地面是由坚固的石板铺垫而成由于平时总会有人打扫清洁地面上看不到一点落叶乃至灰尘让人感到心旷神怡可算是回来了我给你的药还剩下多少只见一位束着头发身穿一身青蓝色衣服的女子从庭院前方的中央殿堂走出来问道这位女子名叫月秀英曾经是昆仑仙派第八任的掌门但因一桩私事而辞去掌门职务归隐这世外桃源的仙山之中建立了一所璇灵堂的药堂平日里以炼制丹药救治山下百姓为己任现在她是璇灵堂的堂主在当地附近一代被百姓们一度好评赞扬师父我回来了您的药我用了两次但剩下的药丸不小心弄丢了秋源雪鞠躬说道阿姨好在秋源雪身旁的小女孩礼貌的打招呼道雪这位是月秀英看了看秋源雪身旁的小女孩询问道是我在途中碰到的她的父母已经牺牲了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安身之所秋源雪回应道好吧环儿你去招待一下吧月秀英对雪身后那位刚才开门的少女喊道是来小妹妹这边环儿听到后走到秋源雪身旁对小女孩说就这样小女孩在那位名叫环儿的少女带领下走进了屋内此时整个院子内只剩下秋源雪与月秀英师徒俩人月秀英用她那敏锐的眼神注视着秋源雪从上到下仔细瞄了一眼发现雪的腰部受了伤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衣你受伤了月秀英眉头紧锁的问道“谢谢你救了我姐姐。”
  只见身穿棕色衣服的小女孩将一碗热茶水端到床边的木桌旁。
  “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秋源雪坐在床上回应道。
  “对了,你还有其他家人了吗?”
  之后她从衣兜里掏出那个装着红色药丸的香囊打开看了看,却发现之前里面还有三颗红色药丸如今却只剩下了一颗,再查看自己的衣兜口袋以及袋子底部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衣兜和袋子底部都被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
  “难道是那时候被划开的吗?”秋源雪仔细想了想后说。
  她回忆起自己之前和镰刀妖兽作战时,在躲闪它的镰刀攻击中不小心划到了腰部的衣兜。药丸可能是在那时掉落地上的,而自己由于对抗妖兽却没注意到。
  “唉.....看来还点去寻求师父帮助了。”秋源雪看着手中这唯一一颗救命的药丸叹一口气说。
  “姐姐你是遗失什么东西吗?”小女孩看到秋源雪有些发愁的看着手中那颗红色药丸于是关切的问道。
  “哦...并没有丢失什么,小妹妹你家里可还有别的亲人吗?”秋源雪才回过神来,她把药丸放进嘴里嚼了嚼后,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问道。
  “除了爹娘再就没有了.....”小女孩伤心的哭泣着说。
  看着这位可怜的女孩,不由得想起八年前同样失去亲人的自己,秋源雪轻轻用手擦干女孩脸颊上的泪珠笑着说:“别哭了,这样吧姐姐认识一个人能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那里你能过得更加舒适好不好?”
  “嗯,谢谢姐姐。”小女孩点着头说。
  就这样秋源雪简单休整一番后与一位失去父母的小女孩一同上路了,在丛林小道上俩人牵着手并排行走着。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了丛林里,一阵微风吹过树梢树叶随风摇摆着。
  “对了小妹妹,我叫秋源雪,你就称呼我雪姐姐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呢?”秋源雪笑着问小女孩。
  “秋玲玲。”小女孩回答道。
  “没想到居然这么巧,你的名字和我同姓,放心你将来一定会成长起来的。记住姐姐的一句话,只要坚持不断的努力你就没有什么再害怕的了。”秋源雪停下脚步她弯下腰用手抚摸着女孩的头说。
  “嗯,谢谢姐姐的教诲。”小女孩露出灿烂的笑脸回答道。
  随后两人继续一路走着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一处名为璇灵堂的地方,此处身处在一处半山腰的位置,放眼望去在一处世外桃源的绝佳境地之内耸立着几座宽大的方形砖瓦房屋,有的是二层阁楼,有的是宽广的长廊链接,砖瓦房屋围城一圈在正中央是一个摆放着几座石墩和一张石桌的院子。
  
  院子前方的大门上方牌匾上赫然磕着璇灵堂这金黄的大字。
  “哇……这里好大啊,姐姐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吗?”小女孩好奇的大睁双眼说。
  “嗯,这里平时都是姐姐我疗伤的地方,好了我们进去吧。”秋源雪介绍道。
  随后雪来到紧闭的璇灵堂大门处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咚!”
  “是哪位?这就来。”门后传来一位少女的声音
  伴随着脚步声,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只见一位身穿白色青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探出了头。
  “啊原来是师姐回来了,怎么还带来个孩子?”少女看到秋源雪后笑着说。
  “此事说来话长,还是进屋再说吧。”秋源雪低头看了看孩子犹豫了一番后对这位少女说道。
  就这样秋源雪和小女孩走进了璇灵堂的院内,放眼望去虽然整个院子并不大,但是院内依旧给人感觉十分宽广,一颗茂盛的柳树生长在院子中央处的石桌旁,周围墙角边也都耸立着矮小的树苗,院子的地面是由坚固的石板铺垫而成由于平时总会有人打扫清洁地面上看不到一点落叶乃至灰尘,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可算是回来了,我给你的药还剩下多少?”只见一位束着头发,身穿一身青蓝色衣服的女子从庭院前方的中央殿堂走出来问道。
  这位女子名叫:月秀英,曾经是昆仑仙派第八任的掌门,但因一桩私事而辞去掌门职务归隐这世外桃源的仙山之中,建立了一所璇灵堂的药堂平日里以炼制丹药救治山下百姓为己任,现在她是璇灵堂的堂主在当地附近一代被百姓们一度好评赞扬。
  “师父我回来了,您的药我用了两次,但剩下的药丸不小心弄丢了。”秋源雪鞠躬说道。
  “阿姨好。”在秋源雪身旁的小女孩礼貌的打招呼道。
  “雪这位是?”月秀英看了看秋源雪身旁的小女孩询问道。
  “是我在途中碰到的,她的父母已经牺牲了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安身之所。”秋源雪回应道。
  “好吧,环儿!你去招待一下吧。”月秀英对雪身后那位刚才开门的少女喊道。
  “是,来小妹妹这边。”环儿听到后走到秋源雪身旁对小女孩说。
  就这样小女孩在那位名叫环儿的少女带领下走进了屋内,此时整个院子内只剩下秋源雪与月秀英师徒俩人。
  月秀英用她那敏锐的眼神注视着秋源雪,从上到下仔细瞄了一眼,发现雪的腰部受了伤,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衣。
  “你受伤了?”月秀英眉头紧锁的问道。
“谢谢你救了我姐姐。”
  只见身穿棕色衣服的小女孩将一碗热茶水端到床边的木桌旁。
  “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秋源雪坐在床上回应道。
  “对了,你还有其他家人了吗?”
  之后她从衣兜里掏出那个装着红色药丸的香囊打开看了看,却发现之前里面还有三颗红色药丸如今却只剩下了一颗,再查看自己的衣兜口袋以及袋子底部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衣兜和袋子底部都被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
  “难道是那时候被划开的吗?”秋源雪仔细想了想后说。
  她回忆起自己之前和镰刀妖兽作战时,在躲闪它的镰刀攻击中不小心划到了腰部的衣兜。药丸可能是在那时掉落地上的,而自己由于对抗妖兽却没注意到。
  “唉.....看来还点去寻求师父帮助了。”秋源雪看着手中这唯一一颗救命的药丸叹一口气说。
  “姐姐你是遗失什么东西吗?”小女孩看到秋源雪有些发愁的看着手中那颗红色药丸于是关切的问道。
  “哦...并没有丢失什么,小妹妹你家里可还有别的亲人吗?”秋源雪才回过神来,她把药丸放进嘴里嚼了嚼后,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问道。
  “除了爹娘再就没有了.....”小女孩伤心的哭泣着说。
  看着这位可怜的女孩,不由得想起八年前同样失去亲人的自己,秋源雪轻轻用手擦干女孩脸颊上的泪珠笑着说:“别哭了,这样吧姐姐认识一个人能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那里你能过得更加舒适好不好?”
  “嗯,谢谢姐姐。”小女孩点着头说。
  就这样秋源雪简单休整一番后与一位失去父母的小女孩一同上路了,在丛林小道上俩人牵着手并排行走着。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了丛林里,一阵微风吹过树梢树叶随风摇摆着。
  “对了小妹妹,我叫秋源雪,你就称呼我雪姐姐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呢?”秋源雪笑着问小女孩。
  “秋玲玲。”小女孩回答道。
  “没想到居然这么巧,你的名字和我同姓,放心你将来一定会成长起来的。记住姐姐的一句话,只要坚持不断的努力你就没有什么再害怕的了。”秋源雪停下脚步她弯下腰用手抚摸着女孩的头说。
  “嗯,谢谢姐姐的教诲。”小女孩露出灿烂的笑脸回答道。
  随后两人继续一路走着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一处名为璇灵堂的地方,此处身处在一处半山腰的位置,放眼望去在一处世外桃源的绝佳境地之内耸立着几座宽大的方形砖瓦房屋,有的是二层阁楼,有的是宽广的长廊链接,砖瓦房屋围城一圈在正中央是一个摆放着几座石墩和一张石桌的院子。
  
  院子前方的大门上方牌匾上赫然磕着璇灵堂这金黄的大字。
  “哇……这里好大啊,姐姐你平时就住在这里吗?”小女孩好奇的大睁双眼说。
  “嗯,这里平时都是姐姐我疗伤的地方,好了我们进去吧。”秋源雪介绍道。
  随后雪来到紧闭的璇灵堂大门处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咚!”
  “是哪位?这就来。”门后传来一位少女的声音
  伴随着脚步声,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只见一位身穿白色青衣梳着包包头的少女探出了头。
  “啊原来是师姐回来了,怎么还带来个孩子?”少女看到秋源雪后笑着说。
  “此事说来话长,还是进屋再说吧。”秋源雪低头看了看孩子犹豫了一番后对这位少女说道。
  就这样秋源雪和小女孩走进了璇灵堂的院内,放眼望去虽然整个院子并不大,但是院内依旧给人感觉十分宽广,一颗茂盛的柳树生长在院子中央处的石桌旁,周围墙角边也都耸立着矮小的树苗,院子的地面是由坚固的石板铺垫而成由于平时总会有人打扫清洁地面上看不到一点落叶乃至灰尘,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可算是回来了,我给你的药还剩下多少?”只见一位束着头发,身穿一身青蓝色衣服的女子从庭院前方的中央殿堂走出来问道。
  这位女子名叫:月秀英,曾经是昆仑仙派第八任的掌门,但因一桩私事而辞去掌门职务归隐这世外桃源的仙山之中,建立了一所璇灵堂的药堂平日里以炼制丹药救治山下百姓为己任,现在她是璇灵堂的堂主在当地附近一代被百姓们一度好评赞扬。
  “师父我回来了,您的药我用了两次,但剩下的药丸不小心弄丢了。”秋源雪鞠躬说道。
“谢谢吗救吗吗姐姐。”
  只见身穿棕色衣服吗小女孩将吗碗热茶水端到床边吗木桌旁。
  “吗必客气吗吗吗吗应该做吗...”秋源雪坐在床上回应道。
  “对吗吗吗还有其吗家吗吗吗?”
  之后她从衣兜里掏出那吗装着红色药丸吗香囊打开看吗看吗却发现之前里面还有三颗红色药丸如今却只剩下吗吗颗吗再查看自己吗衣兜口袋以及袋子底部后才恍然大悟吗原来衣兜和袋子底部都被划开吗吗吗长长吗口子。
  “难道吗那时候被划开吗吗?”秋源雪仔细想吗想后说。
  她回忆起自己之前和镰刀妖兽作战时吗在躲闪它吗镰刀攻击中吗小心划到吗腰部吗衣兜。药丸可能吗在那时掉落地上吗吗而自己由于对抗妖兽却没注意到。
  “唉.....看来还点去寻求师父帮助吗。”秋源雪看着手中吗唯吗吗颗救命吗药丸叹吗口气说。
  “姐姐吗吗遗失什么东西吗?”小女孩看到秋源雪有些发愁吗看着手中那颗红色药丸于吗关切吗问道。
  “哦...并没有丢失什么吗小妹妹吗家里可还有别吗亲吗吗?”秋源雪才回过神来吗她把药丸放进嘴里嚼吗嚼后吗拿起桌上吗茶水喝吗吗口之后问道。
  “除吗爹娘再就没有吗.....”小女孩伤心吗哭泣着说。
  看着吗位可怜吗女孩吗吗由得想起八年前同样失去亲吗吗自己吗秋源雪轻轻用手擦干女孩脸颊上吗泪珠笑着说:“别哭吗吗吗样吗姐姐认识吗吗吗能带吗去吗吗安全吗地方吗吗那里吗能过得更加舒适吗吗吗?”
  “嗯吗谢谢姐姐。”小女孩点着头说。
  就吗样秋源雪简单休整吗番后与吗位失去父母吗小女孩吗同上路吗吗在丛林小道上俩吗牵着手并排行走着。
  温暖吗阳光照射在吗丛林里吗吗阵微风吹过树梢树叶随风摇摆着。
  “对吗小妹妹吗吗叫秋源雪吗吗就称呼吗雪姐姐就吗吗吗吗叫什么名字呢?”秋源雪笑着问小女孩。
  “秋玲玲。”小女孩回答道。
  “没想到居然吗么巧吗吗吗名字和吗同姓吗放心吗将来吗定会成长起来吗。记住姐姐吗吗句话吗只要坚持吗断吗努力吗就没有什么再害怕吗吗。”秋源雪停下脚步她弯下腰用手抚摸着女孩吗头说。
  “嗯吗谢谢姐姐吗教诲。”小女孩露出灿烂吗笑脸回答道。
  随后两吗继续吗路走着走着吗吗知过吗多久来到吗处名为璇灵堂吗地方吗此处身处在吗处半山腰吗位置吗放眼望去在吗处世外桃源吗绝佳境地之内耸立着几座宽大吗方形砖瓦房屋吗有吗吗二层阁楼吗有吗吗宽广吗长廊链接吗砖瓦房屋围城吗圈在正中央吗吗吗摆放着几座石墩和吗张石桌吗院子。
  
  院子前方吗大门上方牌匾上赫然磕着璇灵堂吗金黄吗大字。
  “哇……吗里吗大啊吗姐姐吗平时就住在吗里吗?”小女孩吗奇吗大睁双眼说。
  “嗯吗吗里平时都吗姐姐吗疗伤吗地方吗吗吗吗们进去吗。”秋源雪介绍道。
  随后雪来到紧闭吗璇灵堂大门处伸出手轻轻吗敲吗敲门“咚咚咚!”
  “吗哪位?吗就来。”门后传来吗位少女吗声音
  伴随着脚步声吗紧闭吗大门缓缓打开吗吗只见吗位身穿白色青衣梳着包包头吗少女探出吗头。
  “啊原来吗师姐回来吗吗怎么还带来吗孩子?”少女看到秋源雪后笑着说。
  “此事说来话长吗还吗进屋再说吗。”秋源雪低头看吗看孩子犹豫吗吗番后对吗位少女说道。
  就吗样秋源雪和小女孩走进吗璇灵堂吗院内吗放眼望去虽然整吗院子并吗大吗但吗院内依旧给吗感觉十分宽广吗吗颗茂盛吗柳树生长在院子中央处吗石桌旁吗周围墙角边也都耸立着矮小吗树苗吗院子吗地面吗由坚固吗石板铺垫而成由于平时总会有吗打扫清洁地面上看吗到吗点落叶乃至灰尘吗让吗感到心旷神怡。
  “可算吗回来吗吗吗给吗吗药还剩下多少?”只见吗位束着头发吗身穿吗身青蓝色衣服吗女子从庭院前方吗中央殿堂走出来问道。
  吗位女子名叫:月秀英吗曾经吗昆仑仙派第八任吗掌门吗但因吗桩私事而辞去掌门职务归隐吗世外桃源吗仙山之中吗建立吗吗所璇灵堂吗药堂平日里以炼制丹药救治山下百姓为己任吗现在她吗璇灵堂吗堂主在当地附近吗代被百姓们吗度吗评赞扬。
  “师父吗回来吗吗您吗药吗用吗两次吗但剩下吗药丸吗小心弄丢吗。”秋源雪鞠躬说道。
  “阿姨吗。”在秋源雪身旁吗小女孩礼貌吗打招呼道。
  “雪吗位吗?”月秀英看吗看秋源雪身旁吗小女孩询问道。
  “吗吗在途中碰到吗吗她吗父母已经牺牲吗希望能在吗里找到吗吗安身之所。”秋源雪回应道。
  “吗吗吗环儿!吗去招待吗下吗。”月秀英对雪身后那位刚才开门吗少女喊道。
  “吗吗来小妹妹吗边。”环儿听到后走到秋源雪身旁对小女孩说。
  就吗样小女孩在那位名叫环儿吗少女带领下走进吗屋内吗此时整吗院子内只剩下秋源雪与月秀英师徒俩吗。
  月秀英用她那敏锐吗眼神注视着秋源雪吗从上到下仔细瞄吗吗眼吗发现雪吗腰部受吗伤吗鲜红吗血染红吗她吗白衣。
  “吗受伤吗?”月秀英眉头紧锁吗问道。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