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黑影

下载免费读
雨已下了一整天,即使放了油布跟隔潮垫,帐篷里依旧潮湿阴冷,因为没法生火,只能就着水,咽着干粮勉强果腹,掀开帐帘的一角,发现天色渐暗,可这雨丝毫不见停歇,仍有越下越大之势。
  听着篷顶抽打的雨声,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种预感:这次入楫时间的择选,可能并非随机,而是精心经营的结果,试想一下,柴达木一年的降水量何其稀缺,可偏在我们进入后不久,便久旱逢霖了。有句话说的很应景:世间无巧合,有的只是必然。我想,所谓的契机恐怕已然临近,而扭转局面的谜底也不言而喻了,我透过雨布往外看了一眼,开始思绪万千——那么,就让我看看,这场“及时”的晦暝风雨中,究竟隐匿着怎样的惊世骇俗吧…
  半夜里忽然惊醒,外面雨势依旧,防雨棚上溅落的雨水滴到我的脸上,我定了定神,确信是被什么弄醒的,不是雨声,而是一种极细微的沙沙声,准确的说,是潮湿的沙地被踩动摩擦的声音,我放慢呼吸,将耳伏在了篷布边,果然,营地里有动静!人瞬间就清醒下来,心念快速急转:深夜这么大的雨,什么东西会在外面走动?
  出于职业本能,我立即进入警戒状态,第一反应是通过雨布观察,两边一扫才发现,通气口的开合太小,又是大雨深夜,视野内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起来,算了下跟东家的帐篷距离,心想那边如果真有状况,自己多快能够赶过去…
  空想不是办法,这样干等着太被动,倘若这些人真出了事,老贺的线索断了不说,连着古物所牵带的一切,可能就此石沉大海,再也无从追寻!
  不行,这绝不能发生!想到此处便不再犹豫,随手披了件大衣,慢慢拉开外帐拉链,心下一横,便缩紧颈脖一下钻进了雨幕中。
  下一秒是极度湿冷带来的肌肉痉挛,冰冷的雨水使我呼吸都为之一窒,裹紧了外套,努力适应着渗进骨缝里的寒冷,我半伏下身子,开始朝着声音方向,慢慢摸了过去。
  走了二十来步,营地的东北位置,才看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夜色中四个黢黑的身影,顶着骤雨,一步步往湖床前的丘陵带挪去。我暗惊,这四人是谁,是队伍里的吗,如果是,那属东家还是群梢那边的?
  这样一边乱想,一边保持距离的跟在身后,一路上,四人没有半点交流,却罕有的分工明确,一个不时回头警戒,其余人则每隔一段便四顾查看,像刻意探寻着什么。
  他们在找什么呢?茫茫戈壁,千里不毛,当下又是夜深雨寒,若无特殊目的,万不会做到如此地步,脱离队伍,远离营地,举止诡秘,上面哪一样都不正常,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倒要瞧出个生旦净末丑,看看这几人唱的是秦腔还是京调!
  一路走走停停,摸出去约莫两三里,此时已到了营地的另一头,中间刚好隔着个盐湖床,庆幸走时披的是件黑色呢子,在雨夜的掩护下,倒很难被察觉,饶是如此,我还是亦步亦趋,脚下万般小心,这节骨眼上被发现,不说节外生枝,前功尽弃是一准儿的了。
  最终,又走了几百米后,几人在处隆起的矮土坡前停下来,我松了口气,再往前就是垄岗丘陵带,若要继续下去,我还真叫有心无力了。
  四人停下脚步后,来回的绕着圈,不知在伺探还是观察有无跟踪者,迟迟没了下一步,我猫在百米后的沙丘上,心焦如麻,正想爬得远些,就见几人突然围作一团,似讨论了起来,但雨声太大,雨水灌的两耳咕噜作响,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雨已下了一整天即使放了油布跟隔潮垫帐篷里依旧潮湿阴冷因为没法生火只能就着水咽着干粮勉强果腹掀开帐帘的一角发现天色渐暗可这雨丝毫不见停歇仍有越下越大之势听着篷顶抽打的雨声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种预感这次入楫时间的择选可能并非随机而是精心经营的结果试想一下柴达木一年的降水量何其稀缺可偏在我们进入后不久便久旱逢霖了有句话说的很应景世间无巧合有的只是必然我想所谓的契机恐怕已然临近而扭转局面的谜底也不言而喻了我透过雨布往外看了一眼开始思绪万千那么就让我看看这场及时的晦暝风雨中究竟隐匿着怎样的惊世骇俗吧半夜里忽然惊醒外面雨势依旧防雨棚上溅落的雨水滴到我的脸上我定了定神确信是被什么弄醒的不是雨声而是一种极细微的沙沙声准确的说是潮湿的沙地被踩动摩擦的声音我放慢呼吸将耳伏在了篷布边果然营地里有动静人瞬间就清醒下来心念快速急转深夜这么大的雨什么东西会在外面走动出于职业本能我立即进入警戒状态第一反应是通过雨布观察两边一扫才发现通气口的开合太小又是大雨深夜视野内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起来算了下跟东家的帐篷距离心想那边如果真有状况自己多快能够赶过去空想不是办法这样干等着太被动倘若这些人真出了事老贺的线索断了不说连着古物所牵带的一切可能就此石沉大海再也无从追寻不行这绝不能发生想到此处便不再犹豫随手披了件大衣慢慢拉开外帐拉链心下一横便缩紧颈脖一下钻进了雨幕中下一秒是极度湿冷带来的肌肉痉挛冰冷的雨水使我呼吸都为之一窒裹紧了外套努力适应着渗进骨缝里的寒冷我半伏下身子开始朝着声音方向慢慢摸了过去走了二十来步营地的东北位置才看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夜色中四个黢黑的身影顶着骤雨一步步往湖床前的丘陵带挪去我暗惊这四人是谁是队伍里的吗如果是那属东家还是群梢那边的这样一边乱想一边保持距离的跟在身后一路上四人没有半点交流却罕有的分工明确一个不时回头警戒其余人则每隔一段便四顾查看像刻意探寻着什么他们在找什么呢茫茫戈壁千里不毛当下又是夜深雨寒若无特殊目的万不会做到如此地步脱离队伍远离营地举止诡秘上面哪一样都不正常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倒要瞧出个生旦净末丑看看这几人唱的是秦腔还是京调一路走走停停摸出去约莫两三里此时已到了营地的另一头中间刚好隔着个盐湖床庆幸走时披的是件黑色呢子在雨夜的掩护下倒很难被察觉饶是如此我还是亦步亦趋脚下万般小心这节骨眼上被发现不说节外生枝前功尽弃是一准儿的了最终又走了几百米后几人在处隆起的矮土坡前停下来我松了口气再往前就是垄岗丘陵带若要继续下去我还真叫有心无力了四人停下脚步后来回的绕着圈不知在伺探还是观察有无跟踪者迟迟没了下一步我猫在百米后的沙丘上心焦如麻正想爬得远些就见几人突然围作一团似讨论了起来但雨声太大雨水灌的两耳咕噜作响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雨已下了一整天,即使放了油布跟隔潮垫,帐篷里依旧潮湿阴冷,因为没法生火,只能就着水,咽着干粮勉强果腹,掀开帐帘的一角,发现天色渐暗,可这雨丝毫不见停歇,仍有越下越大之势。
  听着篷顶抽打的雨声,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种预感:这次入楫时间的择选,可能并非随机,而是精心经营的结果,试想一下,柴达木一年的降水量何其稀缺,可偏在我们进入后不久,便久旱逢霖了。有句话说的很应景:世间无巧合,有的只是必然。我想,所谓的契机恐怕已然临近,而扭转局面的谜底也不言而喻了,我透过雨布往外看了一眼,开始思绪万千——那么,就让我看看,这场“及时”的晦暝风雨中,究竟隐匿着怎样的惊世骇俗吧…
  半夜里忽然惊醒,外面雨势依旧,防雨棚上溅落的雨水滴到我的脸上,我定了定神,确信是被什么弄醒的,不是雨声,而是一种极细微的沙沙声,准确的说,是潮湿的沙地被踩动摩擦的声音,我放慢呼吸,将耳伏在了篷布边,果然,营地里有动静!人瞬间就清醒下来,心念快速急转:深夜这么大的雨,什么东西会在外面走动?
  出于职业本能,我立即进入警戒状态,第一反应是通过雨布观察,两边一扫才发现,通气口的开合太小,又是大雨深夜,视野内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起来,算了下跟东家的帐篷距离,心想那边如果真有状况,自己多快能够赶过去…
  空想不是办法,这样干等着太被动,倘若这些人真出了事,老贺的线索断了不说,连着古物所牵带的一切,可能就此石沉大海,再也无从追寻!
  不行,这绝不能发生!想到此处便不再犹豫,随手披了件大衣,慢慢拉开外帐拉链,心下一横,便缩紧颈脖一下钻进了雨幕中。
  下一秒是极度湿冷带来的肌肉痉挛,冰冷的雨水使我呼吸都为之一窒,裹紧了外套,努力适应着渗进骨缝里的寒冷,我半伏下身子,开始朝着声音方向,慢慢摸了过去。
  走了二十来步,营地的东北位置,才看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夜色中四个黢黑的身影,顶着骤雨,一步步往湖床前的丘陵带挪去。我暗惊,这四人是谁,是队伍里的吗,如果是,那属东家还是群梢那边的?
  这样一边乱想,一边保持距离的跟在身后,一路上,四人没有半点交流,却罕有的分工明确,一个不时回头警戒,其余人则每隔一段便四顾查看,像刻意探寻着什么。
  他们在找什么呢?茫茫戈壁,千里不毛,当下又是夜深雨寒,若无特殊目的,万不会做到如此地步,脱离队伍,远离营地,举止诡秘,上面哪一样都不正常,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倒要瞧出个生旦净末丑,看看这几人唱的是秦腔还是京调!
  一路走走停停,摸出去约莫两三里,此时已到了营地的另一头,中间刚好隔着个盐湖床,庆幸走时披的是件黑色呢子,在雨夜的掩护下,倒很难被察觉,饶是如此,我还是亦步亦趋,脚下万般小心,这节骨眼上被发现,不说节外生枝,前功尽弃是一准儿的了。
  最终,又走了几百米后,几人在处隆起的矮土坡前停下来,我松了口气,再往前就是垄岗丘陵带,若要继续下去,我还真叫有心无力了。
  四人停下脚步后,来回的绕着圈,不知在伺探还是观察有无跟踪者,迟迟没了下一步,我猫在百米后的沙丘上,心焦如麻,正想爬得远些,就见几人突然围作一团,似讨论了起来,但雨声太大,雨水灌的两耳咕噜作响,根本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雨已下了一整天,即使放了油布跟隔潮垫,帐篷里依旧潮湿阴冷,因为没法生火,只能就着水,咽着干粮勉强果腹,掀开帐帘的一角,发现天色渐暗,可这雨丝毫不见停歇,仍有越下越大之势。
  听着篷顶抽打的雨声,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种预感:这次入楫时间的择选,可能并非随机,而是精心经营的结果,试想一下,柴达木一年的降水量何其稀缺,可偏在我们进入后不久,便久旱逢霖了。有句话说的很应景:世间无巧合,有的只是必然。我想,所谓的契机恐怕已然临近,而扭转局面的谜底也不言而喻了,我透过雨布往外看了一眼,开始思绪万千——那么,就让我看看,这场“及时”的晦暝风雨中,究竟隐匿着怎样的惊世骇俗吧…
  半夜里忽然惊醒,外面雨势依旧,防雨棚上溅落的雨水滴到我的脸上,我定了定神,确信是被什么弄醒的,不是雨声,而是一种极细微的沙沙声,准确的说,是潮湿的沙地被踩动摩擦的声音,我放慢呼吸,将耳伏在了篷布边,果然,营地里有动静!人瞬间就清醒下来,心念快速急转:深夜这么大的雨,什么东西会在外面走动?
  出于职业本能,我立即进入警戒状态,第一反应是通过雨布观察,两边一扫才发现,通气口的开合太小,又是大雨深夜,视野内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脑门上的青筋跳了起来,算了下跟东家的帐篷距离,心想那边如果真有状况,自己多快能够赶过去…
  空想不是办法,这样干等着太被动,倘若这些人真出了事,老贺的线索断了不说,连着古物所牵带的一切,可能就此石沉大海,再也无从追寻!
  不行,这绝不能发生!想到此处便不再犹豫,随手披了件大衣,慢慢拉开外帐拉链,心下一横,便缩紧颈脖一下钻进了雨幕中。
  下一秒是极度湿冷带来的肌肉痉挛,冰冷的雨水使我呼吸都为之一窒,裹紧了外套,努力适应着渗进骨缝里的寒冷,我半伏下身子,开始朝着声音方向,慢慢摸了过去。
  走了二十来步,营地的东北位置,才看到了这些声音的来源,夜色中四个黢黑的身影,顶着骤雨,一步步往湖床前的丘陵带挪去。我暗惊,这四人是谁,是队伍里的吗,如果是,那属东家还是群梢那边的?
  这样一边乱想,一边保持距离的跟在身后,一路上,四人没有半点交流,却罕有的分工明确,一个不时回头警戒,其余人则每隔一段便四顾查看,像刻意探寻着什么。
  他们在找什么呢?茫茫戈壁,千里不毛,当下又是夜深雨寒,若无特殊目的,万不会做到如此地步,脱离队伍,远离营地,举止诡秘,上面哪一样都不正常,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倒要瞧出个生旦净末丑,看看这几人唱的是秦腔还是京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