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吓得打嗝

下载免费读
姚掌柜没忍住,又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少东家,这样虽然是好,但是一个姑娘,也不能日日出嫁,说来说去,光靠普通人零零散散的买,赚不了什么大钱。咱们的布这么好,何不卖整船整船的买给外地行商?”
  两浙路布业发达,有不少外地的商贩,都会来这边拿布,纵使布行遍地都是,也不愁生意。
  谢景衣看着姚掌柜,那是又满意又痛心。
  满意的是,这个人想得周到,不满足于蝇头小利,也不会就拿着东家的话当圣旨,抽一鞭子动一下。
  痛心的是,为人实在是太过板正。这也是做久了的老人常犯了毛病,因为经验丰富,什么都依循旧例,有时候未免不够灵光。
  “同样是女子,行首娘子为何比普通的花娘要贵那么些?当真就比其他人美上十倍百倍千倍么?”
  姚掌柜老脸一红,我也没有去过勾栏院啊,哪里知道?
  不对啊,少东家小小年纪,怎么又是村花又是行首娘子的,果然觊觎美人之心不死啊!看来日后不能要圆娘出来伺候了!
  他想着,咳了咳,“行首娘子名气大……”
  刚说完这七个字,姚掌柜便恍然大悟了,“少东家是想咱们先把这花布的名头打出来了,然后大批量卖给行商的时候,更加有利可图?”
  谢景衣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再则,这个染布的方法并不算太难,你也说过了,洛阳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染了,不过染的是绸缎。咱们大陈人,最喜欢跟风了,姚掌柜应该也能够想到,过不了多久,这临安城里,各种参差不齐的花布都会出来了。”
  “咱们既然占得先机,就得把这个老字号,头魁的名号给坐稳了。要日后别人一想到花布,就立马想到兴南街大布坊。但凡是家中宽裕的,都要买兴南街大布坊的,因为正宗又体面!”
  “这第三,姚掌柜觉得,凭借李染师的一己之力,还有我阿娘那个小小的染布作坊,咱们能够染出多少花布来?”
  翟氏出嫁之时,虽然嫁妆丰厚,有田庄有铺子,但翟家并非只有她一个女儿,不可能把祖宗基业都陪嫁了不是。
  “东家是想拿着这染布的法子,去找翟老爷……”
  “没有错,有两句老话说得都对。一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是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有人想要几船货,咱们也做不出来。扩大染坊的话,担心有那些不知根底的人潜伏进来。再说了,我阿爹做官,不可能久居临安,指不定哪日就调到别的地方去了。开大了染坊,日后不好打理。”
姚掌柜没忍住又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少东家这样虽然是好但是一个姑娘也不能日日出嫁说来说去光靠普通人零零散散的买赚不了什么大钱咱们的布这么好何不卖整船整船的买给外地行商两浙路布业发达有不少外地的商贩都会来这边拿布纵使布行遍地都是也不愁生意谢景衣看着姚掌柜那是又满意又痛心满意的是这个人想得周到不满足于蝇头小利也不会就拿着东家的话当圣旨抽一鞭子动一下痛心的是为人实在是太过板正这也是做久了的老人常犯了毛病因为经验丰富什么都依循旧例有时候未免不够灵光同样是女子行首娘子为何比普通的花娘要贵那么些当真就比其他人美上十倍百倍千倍么姚掌柜老脸一红我也没有去过勾栏院啊哪里知道不对啊少东家小小年纪怎么又是村花又是行首娘子的果然觊觎美人之心不死啊看来日后不能要圆娘出来伺候了他想着咳了咳行首娘子名气大刚说完这七个字姚掌柜便恍然大悟了少东家是想咱们先把这花布的名头打出来了然后大批量卖给行商的时候更加有利可图谢景衣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再则这个染布的方法并不算太难你也说过了洛阳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染了不过染的是绸缎咱们大陈人最喜欢跟风了姚掌柜应该也能够想到过不了多久这临安城里各种参差不齐的花布都会出来了咱们既然占得先机就得把这个老字号头魁的名号给坐稳了要日后别人一想到花布就立马想到兴南街大布坊但凡是家中宽裕的都要买兴南街大布坊的因为正宗又体面这第三姚掌柜觉得凭借李染师的一己之力还有我阿娘那个小小的染布作坊咱们能够染出多少花布来翟氏出嫁之时虽然嫁妆丰厚有田庄有铺子但翟家并非只有她一个女儿不可能把祖宗基业都陪嫁了不是东家是想拿着这染布的法子去找翟老爷没有错有两句老话说得都对一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是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有人想要几船货咱们也做不出来扩大染坊的话担心有那些不知根底的人潜伏进来再说了我阿爹做官不可能久居临安指不定哪日就调到别的地方去了开大了染坊日后不好打理不如把这布的名头打出去了咱们有了本钱同外祖父家谈条件分红染布坊谢景衣自己个是要做的只不过她另有章程罢了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得姚掌柜先把这花布的事情办妥当了才有下一步姚掌柜越发的慎重起来此刻已经对谢景衣那是五体投地一万个信服了他自己个就是从翟家出来的如何不知道那翟家也不是铁板一块翟老爷一共生了二子三女其中长子翟关平以及长女翟金花也就是谢景衣的母亲乃是原配夫人所生次子翟关军三女翟铜花乃是续弦夫人许氏所生二女翟银花是小妾张氏所生姚掌柜没忍住又提出另外疑问“少东家样虽然但姑娘也能日日出嫁说来说去光靠普通零零散散买赚什么大钱。咱们布么何卖整船整船买给外地行商?”
  两浙路布业发达有少外地商贩都会来边拿布纵使布行遍地都也愁生意。
  谢景衣看着姚掌柜那又满意又痛心。
  满意想得周到满足于蝇头小利也会就拿着东家话当圣旨抽鞭子动下。
  痛心为实在太过板正。也做久老常犯毛病因为经验丰富什么都依循旧例有时候未免够灵光。
  “同样女子行首娘子为何比普通花娘要贵那么些?当真就比其美上十倍百倍千倍么?”
  姚掌柜老脸红也没有去过勾栏院啊哪里知道?
  对啊少东家小小年纪怎么又村花又行首娘子果然觊觎美之心死啊!看来日后能要圆娘出来伺候!
  想着咳咳“行首娘子名气大……”
  刚说完七字姚掌柜便恍然大悟“少东家想咱们先把花布名头打出来然后大批量卖给行商时候更加有利可图?”
  谢景衣点点头“只其中原因。再则染布方法并算太难也说过洛阳那边已经有开始染过染绸缎。咱们大陈最喜欢跟风姚掌柜应该也能够想到过多久临安城里各种参差齐花布都会出来。”
  “咱们既然占得先机就得把老字号头魁名号给坐稳。要日后别想到花布就立马想到兴南街大布坊。但凡家中宽裕都要买兴南街大布坊因为正宗又体面!”
  “第三姚掌柜觉得凭借李染师己之力还有阿娘那小小染布作坊咱们能够染出多少花布来?”
  翟氏出嫁之时虽然嫁妆丰厚有田庄有铺子但翟家并非只有她女儿可能把祖宗基业都陪嫁。
  “东家想拿着染布法子去找翟老爷……”
  “没有错有两句老话说得都对。肥水流外田二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有想要几船货咱们也做出来。扩大染坊话担心有那些知根底潜伏进来。再说阿爹做官可能久居临安指定哪日就调到别地方去。开大染坊日后打理。”
  “如把布名头打出去咱们有本钱同外祖父家谈条件分红。”
  染布坊谢景衣自己要做只过她另有章程罢。口气吃成胖子得姚掌柜先把花布事情办妥当才有下步。
  姚掌柜越发慎重起来此刻已经对谢景衣那五体投地万信服。
  自己就从翟家出来如何知道那翟家也铁板块。
  翟老爷共生二子三女其中长子翟关平以及长女翟金花也就谢景衣母亲乃原配夫所生。
  次子翟关军三女翟铜花乃续弦夫许氏所生二女翟银花小妾张氏所生。
姚掌柜没忍住,又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少东家,这样虽然是好,但是一个姑娘,也不能日日出嫁,说来说去,光靠普通人零零散散的买,赚不了什么大钱。咱们的布这么好,何不卖整船整船的买给外地行商?”
  两浙路布业发达,有不少外地的商贩,都会来这边拿布,纵使布行遍地都是,也不愁生意。
  谢景衣看着姚掌柜,那是又满意又痛心。
  满意的是,这个人想得周到,不满足于蝇头小利,也不会就拿着东家的话当圣旨,抽一鞭子动一下。
  痛心的是,为人实在是太过板正。这也是做久了的老人常犯了毛病,因为经验丰富,什么都依循旧例,有时候未免不够灵光。
  “同样是女子,行首娘子为何比普通的花娘要贵那么些?当真就比其他人美上十倍百倍千倍么?”
  姚掌柜老脸一红,我也没有去过勾栏院啊,哪里知道?
  不对啊,少东家小小年纪,怎么又是村花又是行首娘子的,果然觊觎美人之心不死啊!看来日后不能要圆娘出来伺候了!
  他想着,咳了咳,“行首娘子名气大……”
  刚说完这七个字,姚掌柜便恍然大悟了,“少东家是想咱们先把这花布的名头打出来了,然后大批量卖给行商的时候,更加有利可图?”
  谢景衣点了点头,“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再则,这个染布的方法并不算太难,你也说过了,洛阳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染了,不过染的是绸缎。咱们大陈人,最喜欢跟风了,姚掌柜应该也能够想到,过不了多久,这临安城里,各种参差不齐的花布都会出来了。”
  “咱们既然占得先机,就得把这个老字号,头魁的名号给坐稳了。要日后别人一想到花布,就立马想到兴南街大布坊。但凡是家中宽裕的,都要买兴南街大布坊的,因为正宗又体面!”
  “这第三,姚掌柜觉得,凭借李染师的一己之力,还有我阿娘那个小小的染布作坊,咱们能够染出多少花布来?”
  翟氏出嫁之时,虽然嫁妆丰厚,有田庄有铺子,但翟家并非只有她一个女儿,不可能把祖宗基业都陪嫁了不是。
  “东家是想拿着这染布的法子,去找翟老爷……”
  “没有错,有两句老话说得都对。一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是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有人想要几船货,咱们也做不出来。扩大染坊的话,担心有那些不知根底的人潜伏进来。再说了,我阿爹做官,不可能久居临安,指不定哪日就调到别的地方去了。开大了染坊,日后不好打理。”
  “不如把这布的名头打出去了,咱们有了本钱,同外祖父家谈条件,分红。”
  染布坊谢景衣自己个是要做的,只不过她另有章程罢了。一口气吃不成胖子,得姚掌柜先把这花布的事情办妥当了,才有下一步。
  姚掌柜越发的慎重起来,此刻已经对谢景衣那是五体投地,一万个信服了。
  他自己个就是从翟家出来的,如何不知道那翟家也不是铁板一块。
  翟老爷一共生了二子三女,其中长子翟关平,以及长女翟金花,也就是谢景衣的母亲,乃是原配夫人所生。
  次子翟关军,三女翟铜花乃是续弦夫人许氏所生,二女翟银花是小妾张氏所生。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