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都是兽皮惹的祸

下载免费读
    邓守一原以为只要自己出手,区区一头畜生,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听魏十七说了老熊修炼之事,觉得必须谨慎行事。众人在他倡议下,聚首商议一番,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决定听从两名猎户的意思,在金背熊出没的路径上埋下铁夹,等夹住熊腿后,再以弩弓攒射眼鼻等要害,以求万无一失。魏十七隐隐觉得不妥,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定下了章程,一行人动身上路,入夜在野地里露宿,次日一早继续赶路。魏十七估摸众人的体力,稍稍控制步履,以免有人跟不上。邓守一自然不在话下,即使全力以赴,也不可能甩下他,其余人等,要数那姓岳的健仆体力最好,背负的驮袋最重,行动还不见迟缓,反倒是那几名护院,虽然武艺娴熟,却不适应山路。好在每次不等大家体力耗尽,魏十七便停下歇息,众人虽觉辛苦,并没有脱力。
  
      趁着歇息的空挡,魏十七主动与那姓岳的健仆攀谈,对方也不避讳出身低贱,自承是赵府的家生子,叫岳之澜,名字是邓管家给取的。魏十七见他双腿有些外罗圈,怀疑他在边军中待过,长年骑马所致。
  
      到了第三天,距离黑松谷只剩下几个山头,魏十七越走越慢,没过两三个时辰就停下歇息,以便恢复精力和体力。从始至终,邓守一都没有出声,他觉得叔父的判断不错,魏十七是个人才,不用提点,就把一切安排妥帖,叔父年纪大了,身边的得力人不多,除了岳之澜外,找不出第二个了,等这趟回去,可以试着招揽一下魏十七。
  
      时近正午,魏十七抬头看天,晴空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山风掠过林间,夹杂着些许野兽的腥臭,闻着有点熟悉。他突然变了颜色,大叫一声:“大家快散开,都上树!”话音未落,山岭猛地颤动了一下,风云变色,低沉的喘息声,急促的奔跑声,直冲他们而来。
邓守一原以为只要自己出手区区一头畜生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听魏十七说了老熊修炼之事觉得必须谨慎行事众人在他倡议下聚首商议一番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决定听从两名猎户的意思在金背熊出没的路径上埋下铁夹等夹住熊腿后再以弩弓攒射眼鼻等要害以求万无一失魏十七隐隐觉得不妥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定下了章程一行人动身上路入夜在野地里露宿次日一早继续赶路魏十七估摸众人的体力稍稍控制步履以免有人跟不上邓守一自然不在话下即使全力以赴也不可能甩下他其余人等要数那姓岳的健仆体力最好背负的驮袋最重行动还不见迟缓反倒是那几名护院虽然武艺娴熟却不适应山路好在每次不等大家体力耗尽魏十七便停下歇息众人虽觉辛苦并没有脱力趁着歇息的空挡魏十七主动与那姓岳的健仆攀谈对方也不避讳出身低贱自承是赵府的家生子叫岳之澜名字是邓管家给取的魏十七见他双腿有些外罗圈怀疑他在边军中待过长年骑马所致到了第三天距离黑松谷只剩下几个山头魏十七越走越慢没过两三个时辰就停下歇息以便恢复精力和体力从始至终邓守一都没有出声他觉得叔父的判断不错魏十七是个人才不用提点就把一切安排妥帖叔父年纪大了身边的得力人不多除了岳之澜外找不出第二个了等这趟回去可以试着招揽一下魏十七时近正午魏十七抬头看天晴空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山风掠过林间夹杂着些许野兽的腥臭闻着有点熟悉他突然变了颜色大叫一声大家快散开都上树话音未落山岭猛地颤动了一下风云变色低沉的喘息声急促的奔跑声直冲他们而来魏十七丢下猎叉扑向一棵高大的云杉树手足并用三下五除二爬上树梢一颗心咚咚直跳方才那腥臭的气味分明与怀里的兽皮一模一样是黑松谷那头老熊来了众人无不错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邓守一眉头一扬反手握住剑柄拔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全神戒备快上树魏声招呼他站在树梢视野无碍只见一头老熊从密林中窜出眼珠通红快如奔马只三五息工夫就冲到眼前邓守一不退反进弓身吐气一剑刺向老熊胸口老熊猛一挥掌击中剑身剑尖偏过数分刺在它肩胛骨上弯成一道弧形铮的一声弹直邓守一顺势连退三步手臂一阵酸软心中猛地一沉他早知成精的妖物毛皮最是坚韧为此特地向师门借出一把断龙剑没想到那老熊如此强悍连断龙剑都刺不穿同行的猎户久居山林反应只比魏十七慢了半拍泼开腿朝最近的大树奔去反倒是那几名护院自恃身怀武艺取了刀剑围上前相助邓守一魏十七暗暗摇头这不是鲁莽而是活得不耐烦了    邓守原以为只要自己出手区区头畜生还手到擒来过听魏十七说老熊修炼之事觉得必须谨慎行事。众在倡议下聚首商议番言语最后决定听从两名猎户意思在金背熊出没路径上埋下铁夹等夹住熊腿后再以弩弓攒射眼鼻等要害以求万无失。魏十七隐隐觉得妥但时间也想出更办法。
  
      定下章程行动身上路入夜在野地里露宿次日早继续赶路。魏十七估摸众体力稍稍控制步履以免有跟上。邓守自然在话下即使全力以赴也可能甩下其余等要数那姓岳健仆体力最背负驮袋最重行动还见迟缓反倒那几名护院虽然武艺娴熟却适应山路。在每次等大家体力耗尽魏十七便停下歇息众虽觉辛苦并没有脱力。
  
      趁着歇息空挡魏十七主动与那姓岳健仆攀谈对方也避讳出身低贱自承赵府家生子叫岳之澜名字邓管家给取。魏十七见双腿有些外罗圈怀疑在边军中待过长年骑马所致。
  
      到第三天距离黑松谷只剩下几山头魏十七越走越慢没过两三时辰就停下歇息以便恢复精力和体力。从始至终邓守都没有出声觉得叔父判断错魏十七才用提点就把切安排妥帖叔父年纪大身边得力多除岳之澜外找出第二等趟回去可以试着招揽下魏十七。
  
      时近正午魏十七抬头看天晴空万里无云天气山风掠过林间夹杂着些许野兽腥臭闻着有点熟悉。突然变颜色大叫声:“大家快散开都上树!”话音未落山岭猛地颤动下风云变色低沉喘息声急促奔跑声直冲们而来。
  
      魏十七丢下猎叉扑向棵高大云杉树手足并用三下五除二爬上树梢颗心咚咚直跳方才那腥臭气味分明与怀里兽皮模样——黑松谷那头老熊来!
  
      众无错愕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邓守眉头扬反手握住剑柄拔出把明晃晃长剑全神戒备。
  
      “快上树!”魏**声招呼。站在树梢视野无碍只见头老熊从密林中窜出眼珠通红快如奔马只三五息工夫就冲到眼前邓守退反进弓身吐气剑刺向老熊胸口。
  
      老熊猛挥掌击中剑身剑尖偏过数分刺在它肩胛骨上弯成道弧形“铮”声弹直邓守顺势连退三步手臂阵酸软心中猛地沉。早知成精妖物毛皮最坚韧为此特地向师门借出把断龙剑没想到那老熊如此强悍连断龙剑都刺穿。
  
      同行猎户久居山林反应只比魏十七慢半拍泼开腿朝最近大树奔去反倒那几名护院自恃身怀武艺取刀剑围上前相助邓守魏十七暗暗摇头鲁莽而活得耐烦。
    邓守一原以为只要自己出手,区区一头畜生,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听魏十七说了老熊修炼之事,觉得必须谨慎行事。众人在他倡议下,聚首商议一番,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决定听从两名猎户的意思,在金背熊出没的路径上埋下铁夹,等夹住熊腿后,再以弩弓攒射眼鼻等要害,以求万无一失。魏十七隐隐觉得不妥,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定下了章程,一行人动身上路,入夜在野地里露宿,次日一早继续赶路。魏十七估摸众人的体力,稍稍控制步履,以免有人跟不上。邓守一自然不在话下,即使全力以赴,也不可能甩下他,其余人等,要数那姓岳的健仆体力最好,背负的驮袋最重,行动还不见迟缓,反倒是那几名护院,虽然武艺娴熟,却不适应山路。好在每次不等大家体力耗尽,魏十七便停下歇息,众人虽觉辛苦,并没有脱力。
  
      趁着歇息的空挡,魏十七主动与那姓岳的健仆攀谈,对方也不避讳出身低贱,自承是赵府的家生子,叫岳之澜,名字是邓管家给取的。魏十七见他双腿有些外罗圈,怀疑他在边军中待过,长年骑马所致。
    邓守一原以为只要自己出手,区区一头畜生,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听魏十七说了老熊修炼之事,觉得必须谨慎行事。众人在他倡议下,聚首商议一番,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决定听从两名猎户的意思,在金背熊出没的路径上埋下铁夹,等夹住熊腿后,再以弩弓攒射眼鼻等要害,以求万无一失。魏十七隐隐觉得不妥,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定下了章程,一行人动身上路,入夜在野地里露宿,次日一早继续赶路。魏十七估摸众人的体力,稍稍控制步履,以免有人跟不上。邓守一自然不在话下,即使全力以赴,也不可能甩下他,其余人等,要数那姓岳的健仆体力最好,背负的驮袋最重,行动还不见迟缓,反倒是那几名护院,虽然武艺娴熟,却不适应山路。好在每次不等大家体力耗尽,魏十七便停下歇息,众人虽觉辛苦,并没有脱力。
  
      趁着歇息的空挡,魏十七主动与那姓岳的健仆攀谈,对方也不避讳出身低贱,自承是赵府的家生子,叫岳之澜,名字是邓管家给取的。魏十七见他双腿有些外罗圈,怀疑他在边军中待过,长年骑马所致。
  
      到了第三天,距离黑松谷只剩下几个山头,魏十七越走越慢,没过两三个时辰就停下歇息,以便恢复精力和体力。从始至终,邓守一都没有出声,他觉得叔父的判断不错,魏十七是个人才,不用提点,就把一切安排妥帖,叔父年纪大了,身边的得力人不多,除了岳之澜外,找不出第二个了,等这趟回去,可以试着招揽一下魏十七。
  
      时近正午,魏十七抬头看天,晴空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山风掠过林间,夹杂着些许野兽的腥臭,闻着有点熟悉。他突然变了颜色,大叫一声:“大家快散开,都上树!”话音未落,山岭猛地颤动了一下,风云变色,低沉的喘息声,急促的奔跑声,直冲他们而来。
  
      魏十七丢下猎叉,扑向一棵高大的云杉树,手足并用,三下五除二爬上树梢,一颗心咚咚直跳,方才那腥臭的气味,分明与怀里的兽皮一模一样——是黑松谷那头老熊来了!
  
      众人无不错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邓守一眉头一扬,反手握住剑柄,拔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全神戒备。
  
      “快上树!”魏**声招呼。他站在树梢,视野无碍,只见一头老熊从密林中窜出,眼珠通红,快如奔马,只三五息工夫就冲到眼前,邓守一不退反进,弓身吐气,一剑刺向老熊胸口。
  
      老熊猛一挥掌,击中剑身,剑尖偏过数分,刺在它肩胛骨上,弯成一道弧形,“铮”的一声弹直,邓守一顺势连退三步,手臂一阵酸软,心中猛地一沉。他早知成精的妖物毛皮最是坚韧,为此特地向师门借出一把断龙剑,没想到那老熊如此强悍,连断龙剑都刺不穿。
  
      同行的猎户久居山林,反应只比魏十七慢了半拍,泼开腿朝最近的大树奔去,反倒是那几名护院,自恃身怀武艺,取了刀剑围上前相助邓守一,魏十七暗暗摇头,这不是鲁莽,而是活得不耐烦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