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觊觎娘子

下载免费读
便在这时,又一个黑物飞了过来,李云霄用蛙眼异术锁定,那又是一个纸团。
  “啪”纸团不偏不倚打在了翁大头的头上,接着落地。
  李云霄捡起纸团,打开只见上边写着【柳三觊觎谭晋玄娘子】。
  觊觎娘子!
  那么这事就说得通了。
  翁大头勃然大怒:“有话不明说,老这样打哑迷,我这回一定要把你揪出来。”
  他几步飞走,果见楼后闪过一个书生的身影,随即抽出腰间忠义铁笔,用笔杆朝书生一打,书生当即扑倒在地。
  “别打我,别打我。”
  李云霄和苏千羽也赶了过来,那书生居然是白天和柳三有过争执的赵安。
  “居然是你。”翁大头气呼呼地把赵安提了起来,“有话不说,老给我们丢纸团做什么?”
  赵安被翁大头一吼,瑟瑟发抖:“我我我,我怕柳三报复我。”
  李云霄故意道:“你这么怕为什么还要给我们传纸团?我看你是想假借我们之手,报复柳三。”
  赵安忙摇头:“不是不是,大人冤枉我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与谭晋玄交好,我不希望他这样冤死。”
  “冤死!”
  镇妖司派翁大头和李云霄来核实此案,就是因为觉得此案有蹊跷,怕造成冤案。
  翁大头把赵安往地上一放,厉声道:“此案若是有冤,我们一定给谭晋玄主持公道。你也别在和我们打哑谜,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李云霄心想,其实赵安纸条上写得已经够明确了。
  赵安瞧了瞧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才说道:“前些日子谭晋玄的娘子来书院送饭,让柳三瞧见了。柳三惊为天人,扬言一定要挖了谭晋玄的墙角,摘下这支红杏。”
  “说细节。”翁大头突然正色道。
  这种事他最爱听细节。
  赵安摇头:“细节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谭晋玄娘子十分忠贞,不管柳三用什么手段,都勾搭不上。柳三觉得失了面子,便扬言要弄死她。”
  李云霄暗叹:俗话说“祸从口出”,柳三这人今天说要杀这个,明天说要杀那个,真出了命案,别人要不怀疑他都难。
  不过赵安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如果柳三真的因为看上谭晋玄的娘子而不得,那他就有了犯案的动机,也就是那个催使他用道术的缘由。
  翁大头还是生气:“那你上回为何不说,一次说一点,你是戏弄老子吗?”
便在这时又一个黑物飞了过来李云霄用蛙眼异术锁定那又是一个纸团啪纸团不偏不倚打在了翁大头的头上接着落地李云霄捡起纸团打开只见上边写着柳三觊觎谭晋玄娘子觊觎娘子那么这事就说得通了翁大头勃然大怒有话不明说老这样打哑迷我这回一定要把你揪出来他几步飞走果见楼后闪过一个书生的身影随即抽出腰间忠义铁笔用笔杆朝书生一打书生当即扑倒在地别打我别打我李云霄和苏千羽也赶了过来那书生居然是白天和柳三有过争执的赵安居然是你翁大头气呼呼地把赵安提了起来有话不说老给我们丢纸团做什么赵安被翁大头一吼瑟瑟发抖我我我我怕柳三报复我李云霄故意道你这么怕为什么还要给我们传纸团我看你是想假借我们之手报复柳三赵安忙摇头不是不是大人冤枉我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与谭晋玄交好我不希望他这样冤死冤死镇妖司派翁大头和李云霄来核实此案就是因为觉得此案有蹊跷怕造成冤案翁大头把赵安往地上一放厉声道此案若是有冤我们一定给谭晋玄主持公道你也别在和我们打哑谜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李云霄心想其实赵安纸条上写得已经够明确了赵安瞧了瞧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才说道前些日子谭晋玄的娘子来书院送饭让柳三瞧见了柳三惊为天人扬言一定要挖了谭晋玄的墙角摘下这支红杏说细节翁大头突然正色道这种事他最爱听细节赵安摇头细节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谭晋玄娘子十分忠贞不管柳三用什么手段都勾搭不上柳三觉得失了面子便扬言要弄死她李云霄暗叹俗话说祸从口出柳三这人今天说要杀这个明天说要杀那个真出了命案别人要不怀疑他都难不过赵安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如果柳三真的因为看上谭晋玄的娘子而不得那他就有了犯案的动机也就是那个催使他用道术的缘由翁大头还是生气那你上回为何不说一次说一点你是戏弄老子吗上回赵安一脸懵翁大头指着赵安的鼻子大喝你敢说上回的纸团不是你传的我对天发誓我就传了这一次还给你们逮着了赵安委屈地道翁大头气冲牛斗岂有此理你敢做还不敢当赵安叫屈我真的没有做确实不是他上回那人身轻如燕转眼便消失了你看他就是个文弱书生哪里会飞檐走壁李云霄冷静地道翁大头哼哼道算你走运滚以后有什么线索光明正大和你头爷说不准打哑迷我头虽大但脑子不灵光这倒是实话看来翁大头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赵安头如捣蒜小生知道了在白马书院盘桓了半日渐渐夕阳西下天际残阳如血余晖洒落湖面便在这时,又一个黑物飞了过来,李云霄用蛙眼异术锁定,那又是一个纸团。
  “啪”纸团不偏不倚打在了翁大头的头上,接着落地。
  李云霄捡起纸团,打开只见上边写着【柳三觊觎谭晋玄娘子】。
  觊觎娘子!
  那么这事就说得通了。
  翁大头勃然大怒:“有话不明说,老这样打哑迷,我这回一定要把你揪出来。”
  他几步飞走,果见楼后闪过一个书生的身影,随即抽出腰间忠义铁笔,用笔杆朝书生一打,书生当即扑倒在地。
  “别打我,别打我。”
  李云霄和苏千羽也赶了过来,那书生居然是白天和柳三有过争执的赵安。
  “居然是你。”翁大头气呼呼地把赵安提了起来,“有话不说,老给我们丢纸团做什么?”
  赵安被翁大头一吼,瑟瑟发抖:“我我我,我怕柳三报复我。”
  李云霄故意道:“你这么怕为什么还要给我们传纸团?我看你是想假借我们之手,报复柳三。”
  赵安忙摇头:“不是不是,大人冤枉我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与谭晋玄交好,我不希望他这样冤死。”
  “冤死!”
  镇妖司派翁大头和李云霄来核实此案,就是因为觉得此案有蹊跷,怕造成冤案。
  翁大头把赵安往地上一放,厉声道:“此案若是有冤,我们一定给谭晋玄主持公道。你也别在和我们打哑谜,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李云霄心想,其实赵安纸条上写得已经够明确了。
  赵安瞧了瞧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才说道:“前些日子谭晋玄的娘子来书院送饭,让柳三瞧见了。柳三惊为天人,扬言一定要挖了谭晋玄的墙角,摘下这支红杏。”
  “说细节。”翁大头突然正色道。
  这种事他最爱听细节。
  赵安摇头:“细节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谭晋玄娘子十分忠贞,不管柳三用什么手段,都勾搭不上。柳三觉得失了面子,便扬言要弄死她。”
  李云霄暗叹:俗话说“祸从口出”,柳三这人今天说要杀这个,明天说要杀那个,真出了命案,别人要不怀疑他都难。
  不过赵安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如果柳三真的因为看上谭晋玄的娘子而不得,那他就有了犯案的动机,也就是那个催使他用道术的缘由。
  翁大头还是生气:“那你上回为何不说,一次说一点,你是戏弄老子吗?”
  “上回?”赵安一脸懵。
  翁大头指着赵安的鼻子大喝:“你敢说上回的纸团不是你传的?”
  “我对天发誓,我就传了这一次,还给你们逮着了。”赵安委屈地道。
  翁大头气冲牛斗:“岂有此理,你敢做还不敢当。”
  赵安叫屈:“我真的没有做。”
  “确实不是他,上回那人身轻如燕,转眼便消失了。你看他就是个文弱书生,哪里会飞檐走壁。”李云霄冷静地道。
  翁大头哼哼道:“算你走运,滚。以后有什么线索,光明正大和你头爷说,不准打哑迷。我头虽大,但脑子不灵光。”
  这倒是实话。
  看来翁大头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赵安头如捣蒜:“小生知道了。”
  ……
  在白马书院盘桓了半日,渐渐夕阳西下。
  天际残阳如血,余晖洒落湖面。
便在这时,又一个黑物飞了过来,李云霄用蛙眼异术锁定,那又是一个纸团。
  “啪”纸团不偏不倚打在了翁大头的头上,接着落地。
  李云霄捡起纸团,打开只见上边写着【柳三觊觎谭晋玄娘子】。
  觊觎娘子!
  那么这事就说得通了。
  翁大头勃然大怒:“有话不明说,老这样打哑迷,我这回一定要把你揪出来。”
  他几步飞走,果见楼后闪过一个书生的身影,随即抽出腰间忠义铁笔,用笔杆朝书生一打,书生当即扑倒在地。
  “别打我,别打我。”
  李云霄和苏千羽也赶了过来,那书生居然是白天和柳三有过争执的赵安。
  “居然是你。”翁大头气呼呼地把赵安提了起来,“有话不说,老给我们丢纸团做什么?”
  赵安被翁大头一吼,瑟瑟发抖:“我我我,我怕柳三报复我。”
  李云霄故意道:“你这么怕为什么还要给我们传纸团?我看你是想假借我们之手,报复柳三。”
  赵安忙摇头:“不是不是,大人冤枉我了。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与谭晋玄交好,我不希望他这样冤死。”
  “冤死!”
  镇妖司派翁大头和李云霄来核实此案,就是因为觉得此案有蹊跷,怕造成冤案。
  翁大头把赵安往地上一放,厉声道:“此案若是有冤,我们一定给谭晋玄主持公道。你也别在和我们打哑谜,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李云霄心想,其实赵安纸条上写得已经够明确了。
  赵安瞧了瞧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才说道:“前些日子谭晋玄的娘子来书院送饭,让柳三瞧见了。柳三惊为天人,扬言一定要挖了谭晋玄的墙角,摘下这支红杏。”
  “说细节。”翁大头突然正色道。
  这种事他最爱听细节。
  赵安摇头:“细节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谭晋玄娘子十分忠贞,不管柳三用什么手段,都勾搭不上。柳三觉得失了面子,便扬言要弄死她。”
  李云霄暗叹:俗话说“祸从口出”,柳三这人今天说要杀这个,明天说要杀那个,真出了命案,别人要不怀疑他都难。
  不过赵安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如果柳三真的因为看上谭晋玄的娘子而不得,那他就有了犯案的动机,也就是那个催使他用道术的缘由。
  翁大头还是生气:“那你上回为何不说,一次说一点,你是戏弄老子吗?”
  “上回?”赵安一脸懵。
  翁大头指着赵安的鼻子大喝:“你敢说上回的纸团不是你传的?”
  “我对天发誓,我就传了这一次,还给你们逮着了。”赵安委屈地道。
  翁大头气冲牛斗:“岂有此理,你敢做还不敢当。”
  赵安叫屈:“我真的没有做。”
  “确实不是他,上回那人身轻如燕,转眼便消失了。你看他就是个文弱书生,哪里会飞檐走壁。”李云霄冷静地道。
  翁大头哼哼道:“算你走运,滚。以后有什么线索,光明正大和你头爷说,不准打哑迷。我头虽大,但脑子不灵光。”
  这倒是实话。
  看来翁大头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赵安头如捣蒜:“小生知道了。”
  ……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