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死或重于不周,或轻若鸿羽

下载免费读
金色的铜斧被妘载拿出来,在高温烫了一遍之后,他开始在赤方五的断臂处,用铜斧的刃轻轻刮掉赤方五的腐烂处。
  轻轻的剐肉声,富有节奏。
  妘榆浑身汗毛直立,双手都在发抖,而周围的战士也都额头冒汗。
  这种最直接的感官,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平常的战斗,哪怕是战死,似乎也比这个来的痛快。
  赤方五已经几乎要哭出来,呜呜的声音压抑着,被嘴里的皮革限制。
  他看到那柄黄铜斧,他看的清楚,那是巫的象征。
  那本不应该沾染腐烂的血肉,那是高贵的东西。
  他哭了出来,眼泪止不住向外流淌,有疼的,也有惭愧的。
  嗤——
  嗤——
  嗤——
  腐烂的肉掉下来,妘载再度用高温过了一遍。
  火与高温灼烧伤口,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防止感染的方法了。
  天地万物所有一切动植物全部都被神化影响,在这山海之中,谁能保证细菌病毒没有变异,仙道之中还有掌管瘟疫的大帝,足以看出一些问题了。
  赤方氏的战士们没有修行,没有燃起火种,没有在巨木上摹刻自己的图腾,他们就是强壮一些的凡人,仅此而已。
金色的铜斧被妘载拿出来在高温烫了一遍之后他开始在赤方五的断臂处用铜斧的刃轻轻刮掉赤方五的腐烂处轻轻的剐肉声富有节奏妘榆浑身汗毛直立双手都在发抖而周围的战士也都额头冒汗这种最直接的感官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平常的战斗哪怕是战死似乎也比这个来的痛快赤方五已经几乎要哭出来呜呜的声音压抑着被嘴里的皮革限制他看到那柄黄铜斧他看的清楚那是巫的象征那本不应该沾染腐烂的血肉那是高贵的东西他哭了出来眼泪止不住向外流淌有疼的也有惭愧的嗤嗤嗤腐烂的肉掉下来妘载再度用高温过了一遍火与高温灼烧伤口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防止感染的方法了天地万物所有一切动植物全部都被神化影响在这山海之中谁能保证细菌病毒没有变异仙道之中还有掌管瘟疫的大帝足以看出一些问题了赤方氏的战士们没有修行没有燃起火种没有在巨木上摹刻自己的图腾他们就是强壮一些的凡人仅此而已边上的战士仅仅是看着就要虚脱了他们口干舌燥承受着这种摧残但少年人都要强谁也没说受不了要先退出去这种话那按着赤方五的两个人有一个面色苍白如枯草便是杀了我我也不想承受这种痛苦是啊一矛一斧一剑一刀这多痛快妘载瞥了他一眼但这种痛苦能救你的命不要轻易言死妘载的脸孔映照在火光之中有的人死重于不周之山有的人死轻如鸿雁之羽所以千万不要轻易言死你们都很重要那战士低下了头似乎为自己刚刚的发言而羞愧赤方五的胸膛剧烈起伏神色惨白就像是去了半条性命一样此时血已经大致止住只有通红的血肉伴随着烤焦的龟裂手臂微微动弹便是一条深邃的裂口出现这时候不能乱动好汉子妘载抓住赤方五的手掌赤方五没有办法说话只能以最大的力气紧紧握住巫的掌心是的支撑下来了他是顶天立地的周围的战士们都对赤方五投以既羡慕又尊敬的目光巫的夸赞他得到了这是一种至高的荣誉将伴随着他一生而尊敬是因为赤方五在刚刚那种可怕的折磨下居然支撑过来了他只是近似昏厥但确实是没有昏过去很多战士开始把自己代入赤方五的位置他们心惊胆战确实是如之前某个战士所说的一样宁可死了也不敢承受那种痛楚生不如死大概就是那种感觉轻迅又富有节奏的捣药声很快响起另一边妘荼的身边还有一个瓦罐里面放着的是清澈的水这个瓦罐他特意嘱咐留守的战士稍有脏了就去更换所以一直保持清澈他把夏枯草以及景天分开细细的捣烂叶子很快成为烂泥妘荼把这些草泥小心翼翼敷在赤方五的断臂上断臂的肉口上龟裂的血肉纹路清晰可见稍稍一动就是血流不止金色铜斧被妘载拿出来在高温烫遍之后开始在赤方五断臂处用铜斧刃轻轻刮掉赤方五腐烂处。
  轻轻剐肉声富有节奏。
  妘榆浑身汗毛直立双手都在发抖而周围战士也都额头冒汗。
  种最直接感官知道为什么比起平常战斗哪怕战死似乎也比来痛快。
  赤方五已经几乎要哭出来呜呜声音压抑着被嘴里皮革限制。
  看到那柄黄铜斧看清楚那巫象征。
  那本应该沾染腐烂血肉那高贵东西。
  哭出来眼泪止住向外流淌有疼也有惭愧。
  嗤——
  嗤——
  嗤——
  腐烂肉掉下来妘载再度用高温过遍。
  火与高温灼烧伤口最原始也最有效防止感染方法。
  天地万物所有切动植物全部都被神化影响在山海之中谁能保证细菌病毒没有变异仙道之中还有掌管瘟疫大帝足以看出些问题。
  赤方氏战士们没有修行没有燃起火种没有在巨木上摹刻自己图腾们就强壮些凡仅此而已。
  边上战士仅仅看着就要虚脱们口干舌燥承受着种摧残但少年都要强谁也没说受要先退出去种话。
  那按着赤方五两有面色苍白如枯草:“便杀也想承受种痛苦....”
  啊矛斧剑刀多痛快?
  妘载瞥眼:“但种痛苦能救命要轻易言死。”
  妘载脸孔映照在火光之中。
  “有死重于周之山;有死轻如鸿雁之羽。所以千万要轻易言死们都很重要。”
  那战士低下头似乎为自己刚刚发言而羞愧。
  赤方五胸膛剧烈起伏神色惨白就像去半条性命样此时血已经大致止住只有通红血肉伴随着烤焦龟裂手臂微微动弹便条深邃裂口出现。
  时候能乱动。
  “汉子。”
  妘载抓住赤方五手掌赤方五没有办法说话只能以最大力气紧紧握住巫掌心。
  支撑下来顶天立地。
  周围战士们都对赤方五投以既羡慕又尊敬目光。
  巫夸赞得到种至高荣誉将伴随着生。
  而尊敬因为赤方五在刚刚那种可怕折磨下居然支撑过来只近似昏厥但确实没有昏过去。
  很多战士开始把自己代入赤方五位置们心惊胆战确实如之前某战士所说样宁可死也敢承受那种痛楚。
  生如死大概就那种感觉。
  轻迅又富有节奏捣药声很快响起另边妘荼身边还有瓦罐里面放着清澈水瓦罐特意嘱咐留守战士稍有脏就去更换所以直保持清澈。
  把夏枯草以及景天分开细细捣烂叶子很快成为烂泥妘荼把些草泥小心翼翼敷在赤方五断臂上断臂肉口上龟裂血肉纹路清晰可见稍稍动就血流止。
金色的铜斧被妘载拿出来,在高温烫了一遍之后,他开始在赤方五的断臂处,用铜斧的刃轻轻刮掉赤方五的腐烂处。
  轻轻的剐肉声,富有节奏。
  妘榆浑身汗毛直立,双手都在发抖,而周围的战士也都额头冒汗。
  这种最直接的感官,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平常的战斗,哪怕是战死,似乎也比这个来的痛快。
  赤方五已经几乎要哭出来,呜呜的声音压抑着,被嘴里的皮革限制。
  他看到那柄黄铜斧,他看的清楚,那是巫的象征。
  那本不应该沾染腐烂的血肉,那是高贵的东西。
  他哭了出来,眼泪止不住向外流淌,有疼的,也有惭愧的。
  嗤——
  嗤——
  嗤——
  腐烂的肉掉下来,妘载再度用高温过了一遍。
  火与高温灼烧伤口,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防止感染的方法了。
  天地万物所有一切动植物全部都被神化影响,在这山海之中,谁能保证细菌病毒没有变异,仙道之中还有掌管瘟疫的大帝,足以看出一些问题了。
  赤方氏的战士们没有修行,没有燃起火种,没有在巨木上摹刻自己的图腾,他们就是强壮一些的凡人,仅此而已。
  边上的战士仅仅是看着就要虚脱了,他们口干舌燥,承受着这种摧残,但少年人都要强,谁也没说受不了,要先退出去这种话。
  那按着赤方五的两个人,有一个面色苍白如枯草:“便是杀了我,我也不想承受这种痛苦....”
  是啊,一矛,一斧,一剑,一刀,这多痛快?
  妘载瞥了他一眼:“但这种痛苦能救你的命,不要轻易言死。”
  妘载的脸孔,映照在火光之中。
  “有的人死,重于不周之山;有的人死,轻如鸿雁之羽。所以,千万不要轻易言死,你们都很重要。”
  那战士低下了头,似乎为自己刚刚的发言而羞愧。
  赤方五的胸膛剧烈起伏,神色惨白,就像是去了半条性命一样,此时血已经大致止住,只有通红的血肉伴随着烤焦的龟裂,手臂微微动弹,便是一条深邃的裂口出现。
  这时候不能乱动。
  “好汉子。”
  妘载抓住赤方五的手掌,赤方五没有办法说话,只能以最大的力气,紧紧握住巫的掌心。
  是的,支撑下来了,他是顶天立地的。
  周围的战士们都对赤方五投以既羡慕,又尊敬的目光。
  巫的夸赞,他得到了,这是一种至高的荣誉,将伴随着他一生。
  而尊敬,是因为赤方五在刚刚那种可怕的折磨下,居然支撑过来了,他只是近似昏厥,但确实是没有昏过去。
  很多战士开始把自己代入赤方五的位置,他们心惊胆战,确实是如之前某个战士所说的一样,宁可死了,也不敢承受那种痛楚。
  生不如死,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轻迅又富有节奏的捣药声很快响起,另一边,妘荼的身边还有一个瓦罐,里面放着的是清澈的水,这个瓦罐他特意嘱咐留守的战士,稍有脏了就去更换,所以一直保持清澈。
  他把夏枯草以及景天分开,细细的捣烂,叶子很快成为烂泥,妘荼把这些草泥小心翼翼敷在赤方五的断臂上,断臂的肉口上,龟裂的血肉纹路清晰可见,稍稍一动,就是血流不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